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2447|回复: 3

[转帖]成 都 故 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2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size="3">第二章</font></p><br/><p><font size="3">清晨的成都,永远都是那么焕然一新,潮湿的空气洗去了昨日的尘埃。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不在释放着纸醉金迷的诱惑,清醒过来的人们又回到了忙碌的轨迹。没有人会去在意昨天的缠绵悱恻,也没有人去理会别人的心酸与孤独,这座城市的热闹与喧嚣掩盖着许多的冷漠与嘲笑。</font></p><br/><p><font size="3">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直很奇怪,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早就醒了,不知道赵怡会不会和我一样睡不着。很想给她打个电话,想知道昨晚她是怎样渡过的,拿着电话晃了足足有三分钟,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就在挣扎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刘孟打的,这厮今天也早起,看来昨天他没能与美高美的<font face="Times New Roman">MM</font>大战三百回合,今天才会有如此好的雅兴起个大早。我清了清嗓子说:“流氓,腿软要兄弟来扶,还是又遇到白虎要老子陪你切烧香拜佛?”他一本正经的说:“昨天晚上过的还好嘛?我现在已经在公司了,我已经喊人切打扫房子了,你现在过来拿钥匙”。他的话又一次把我拉回了昨晚的情景,活生生的扯掉了我伪装镇定和不羁的面具。于是我低沉着声音回答道:“我需要冷静,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过几天我找你。我不会出什么事的,放心。就这样。”</font></p><br/><p><font size="3">刘孟是我大学同学,原籍是山东,十岁的时候,他爸、妈离婚了,他妈因为嫁人死活不要他,于是就跟他爸来到了成都,虽然在成都生活了十八年,讲着一口流利的成都话,但他骨子里透着一股东北人的豪爽,每当我临危有难的时候,他总能第一时间出来帮我化险为夷,我喜欢这样的人,他总能给我一种很安全的感觉。</font></p><br/><p><font size="3">记得刚读大一时,我对周围的环境十分的陌生,甚至有些排斥,我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把读大学当成梦想,也搞不清楚读大学对人生会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我只知道考上大学后,从我爸那儿要的生活费就多了几百块。除开老爸的经济补贴,我在也找不到其它可以让我兴奋的理由,刚开始的大学生活对我来说是十分的乏味的。于是我从开学的第一天便开始旷课,跟着几个社会超哥(成都俚语,是指不务正业的混混)四处找乐,没事就在街上闲逛,看见美女便尾随其后,“兴趣”来了,还会以各种下流的动作和声音暗示着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蠢蠢欲动。一到晚上,我便出没于各种娱乐场所,虽然我的舞姿并不优美,甚至看上去有点像在抽羊颠疯,虽然我的歌声听上去有些悲惨,甚至会让人感到绝望,但这些都不能阻止我对这里的迷恋,因为这里可以让我的荷尔蒙随着音乐、灯光尽情的飞舞。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地方的炮友特别的多。直到我第一次进了派出所,被拘留了三天,我才终止了物欲横流的生活,这种生活我足足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我没听过一次课,没吃过一次学校食堂的饭,甚至连我的寝室在什么地方都住了些什么样的人,我也根本不知道。</font></p><br/><p><font size="3">事实在一次的告诉我,每个人都会有自已的轨道,而我的轨道就是坐上大学这班开往理想的列车。回到学校,我本能的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学校食堂,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干净卫生的多。看看时间就快要到中午了,进出食堂的人也越来越多,于是我大步迈到了卖饭的窗口,从包里摸出了十块钱喊道:“饭不多不少刚刚合适就好,菜自然越多越好,肥的不要,半肥瘦将就,泡菜只能搭个味,吃多了肚子头要长虫,师父,十块钱你看到配。”周围的人顿时笑的前扑后仰,笑声从窗口一直蔓延到了食堂大门口。卖饭的师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这位同学,我从来没看过你到这里打过饭,你是新来的?这里是学校食堂,打饭是有规矩的,从两块五的两荤一素到三块五的三荤两素都写在了黑板上,请你看清楚,我们这里是不卖点菜的,在说我们这里也不收现金,要想打饭就要先切买饭菜票。”就在他讲完这些话后,我看了看站在我周围的人,刚才的笑声不在翻腾,代替的是拭目以待的眼神,我于是动起了歪脑筋,开口说道:“师父,你给我配最好的,十块钱你爱杂个收就杂个收,有时间我请你喝酒”。他有些气愤的回答:“你看你那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今天我就是不得卖饭给你,你没的饭票就走开,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听完这话我的怒火突然直冲到脑门,开口骂到:“你妈的,不就是个卖饭的嘛,你提锤子劲,少给老子装,今天老子就是要吃食堂,批话少说,快点”。旁边的人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好像我犯了什么不该犯的错,就在这个谁也不愿退让一步的时候,从我身后伸出了一只手,手里拿着一个碗和一张面额五块钱的饭菜票,那人开口说道:“那个说没的饭菜票,三块五的饭菜,打起”。于是他走到我的旁边,对我说:“兄弟,这个地方最高级的就是三块五,你就将就点了哈,下次来记到把碗带到起”。我伸出了右手,说道:“你好,我叫林浩,才来的,好像是经济管理系的,具体的不太清楚,谢谢你了”。他伸出了右手握住我的手说:“我叫刘孟,和你一个系的,说不定我们还是同寝室的,大家彼此照顾,应该的”。那个卖饭的师父一脸的怒气,盯着刘孟说道:“你打不打,不打就让后面的”。刘孟从身后又拿出一
 楼主| 发表于 2006-9-2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style="PADDING-RIGHT: 0px; MARGIN-TOP: 10px; FONT-SIZE: 9pt; OVERFLOW-X: hidden; WIDTH: 97%; WORD-BREAK: break-all; TEXT-INDENT: 0px; LINE-HEIGHT: normal; HEIGHT: 200px; WORD-WRAP: break-word;"><pre><p><font size="3">学校食堂里又回到了本来的次序,刚才发生的闹剧就像一阵风,吹过之后便不会有人在去谈起。刘孟指着靠窗的位置对我说:“要不要在这个地方吃了在走?”</font></p><p><font size="3">我拍着他肩膀说:“没问题,听你的”。</font></p><p><font size="3">坐下后,我才仔细的把刘孟打量了一番,他身材魁梧,英俊的脸上透着一股男子汉的气概,说话时也很干脆,和成都本地人比起来,有着完全不同的味道。</font></p><p><font size="3">我带着好奇的心理问:“你娃肯定不是成都人,我周围的成都本地人都很自私、很假,而且,像你这样会帮一个完全认不到的人,更是少的可怜”。</font></p><p><font size="3">他笑着对我说:“你杂个就这么确定我不是成都人喃?不要太相信你的感觉”。</font></p><p><font size="3">我的好奇无法在继续下去,因为他模棱两可的回答告诉我他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我故意转移话题,说道:“为啥子你要用两个碗打饭喃?洗起来好麻烦喔”。</font></p><p><font size="3">他指着碗说道:“你觉不觉得这个碗有点小?”</font></p><p><font size="3">我看了一下说:“是有点,但是仔细看这个碗又有点深”。</font></p><p><font size="3">他于是掩着嘴说:“小声点,这个碗的秘密就是看上去小,但是该装的东西不少”。</font></p><p><font size="3">“喔,你娃脑壳太烂了哈,这个办法你都想的出来”。我笑着说道。</font></p><p><font size="3">他指着碗说:“人都会有个习惯性的错误,就是过分依赖自已的眼睛。那个卖饭的就是这样,他看到碗小,就不会去考虑碗的容量,所以就不会担心多舀一次的损失。”</font></p><p><font size="3">我开着玩笑说:“奸商,真正的奸商,你娃二天肯定是人才”。</font></p><p><font size="3">他还是一脸正经的说:“不奸不行啊,你看看饭里的沙子,在看看这些菜,都他*的只能拿切喂猪,要不是为了装饱肚子,我才不得往这个地方跑”</font></p><p><font size="3">我听着觉得有些可怕,想想四年时间,要是每天都吃这些,等到四年后,我大概已经都未老先衰了,说不定都用上假牙了。</font></p><p><font size="3">他接着又说:“这些卖饭的是最可恶的,看到美女就爱护有佳,看到男生,就是冷菜加沙子伴饭,你现在只能希望你的肠道够顺畅,不然你就只有等到做结石手术了,在加上今天把管火的得罪了,以后我们只有好自为知了”。</font></p><p><font size="3">“妈的,下午老子就切踩点,老子不信就他这个地方可以吃饭,好兄弟,明天我请你吃馆子”</font></p><p><font size="3">我有些气愤的说道。</font></p><p><font size="3">“对了,我咋就没想到到外面切吃喃,妈的,我还吃了这么久的猪食”他如梦初醒似的叫道。坐在旁边的人听到了他的话,对我们吼到:“你说的啥子喃?是猪食你还吃那么香爪子喃”。</font></p><p><font size="3">刘孟这才回过神来,刚才不经意间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看到刘孟的尴尬,我在也不能沉默下去了,于是转过身对着那几个人便使出了我的“社会语言”:“日你妈,老子说的那个是猪食,爪子嘛,你在批话多老子弄你狗日的”。</font></p><p><font size="3">那人看到我凶神恶煞的表情后,就像秀才遇上了泼妇一样,很不甘心的闭上了嘴,端着碗坐到了另一桌。</font></p><p><font size="3">我和刘孟就是在这样尴尬、可笑的环境下相识了,虽然彼此只有几句简短的对话,虽然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过就那么几十分钟,但是我觉得和他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我深信这四年的大学生活,刘孟将会是我最值得交,也是最能依赖的朋友。</font></p><p><font size="3">走出食堂,和刘孟道别后,我拿着证明到了教导处。进门便看见一个挺着肚皮,样子长的有点可恶,甚至有种冲动,想狠狠的对着他脸给他几拳的人,正坐在那儿看报纸。我开口说道:“我是林浩,这个是我的证明,今天第一天来上课”。</font></p><p><font size="3">那个猪头一脸的不耐烦,撑了撑懒腰说道:“喔,你就是林浩说,把你的证明拿给我”</font></p><p><font size="3">他拿着那张证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分钟,接着说道:“按规定,开学后你这么久不来上课,应该可以算是自动退学了”。</font></p><p><font size="3">其实我心里一点也不在呼读不成大学,甚至想借这个机会退学,于是很轻浮的说道:“我想生那个病说,睡到床上杂个上课嘛”。</font></p><p><font size="3">听到我的回答后,他脸色变的有点难看,但又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只是带着严肃还有点可恶的表情说道:“这是你的书,你是经济管理系的,主修工商企业管理,下午有一节课,学校北大门旁边的男生宿舍就是你现在住的地方,你的寝室号是<font face="Times New Roman">2</font>。以后请假要提前打招呼,你先切整理一下你的寝室嘛”。</font></p><p><font size="3">“下次要
 楼主| 发表于 2006-9-2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size="3">从办公大楼出来后,我便按照那个猪头所指的方向,向学校的北大门走去。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手里几乎都抱着书,走路时昂首挺胸,面部几乎不带一点表情,看上去非常的清高、不沾风尘,和我从电视里了解到的大学生完全一样,而这样的书香氛围与我这样的人结合在一起,看上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那么的不搭调。走了大概十分钟,我终于到了北大门,这所学校比我想象中大的多,十分钟的路程后,我的双腿已经有点胀痛,脚底也快没了知觉,但是我还不能休息,因为我还没找到我今晚过夜的地方,于是我便先从北大门的左边开始搜寻男生宿舍的下落,转了一大圈后,依然杳无音讯,满头的大汗不停的流着,嘴里已经开始有点干涩。就在累的精疲力竭的时候,我想起了三国时期的军事家诸葛亮在他的出师表里题道:“一鼓作气,在而竭,三而衰。”所以我告诉自已,现在还不能停下,因为停下后我便很难在有前进的勇气了,于是又在北大门的右边转了一大圈。在次回到北大门时,我在也不想走了,下肢已经没了感觉,完全不受我支配,感觉我看到的世界已经天昏地暗了,于是瘫坐在地上。这时看门的保安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你在找啥子?”</font></p><p><font size="3">我低着头有气无力的回答:“窝子”(寝室)</font></p><p><font size="3">“喔,女生宿舍还是男生宿舍?”他略带暗示的问道。</font></p><p><font size="3">听到这话后,我突然有了力气,像是一个吸毒患者刚吸食过毒品一样兴奋的说:“女生宿舍在那儿嘛?”</font></p><p><font size="3">“男生宿舍前头五、六百米的样子”。他笑着回答道。</font></p><p><font size="3">看来这厮对学校里的情况了解的很是透彻,说不定将来我大学生活质量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font></p><p><font size="3">“你杂不问我是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喃”我疑惑的问道。</font></p><p><font size="3">“今天在食堂头打饭的时候看到你了的哈,你娃有种。”他兴奋的回答道。</font></p><p><font size="3">看来他对食堂也是苦大仇深,于是我想到借着这个机会和他拉拢关系,因为我觉得通过他,我可以了解到女生宿舍里最全面的情况。于是我使出了惯用的一招说道:“喔,幸会幸会哈,有空了请你喝酒嘛,但是现在麻烦你给我说一下男生宿舍杂个走,我找不到,老子都转了两圈了,脚软的都走不动了”。</font></p><p><font size="3">他蹲下来扶着我的手说:“走嘛,我带你回窝子,有空嘛找我耍嘛”。</font></p><p><font size="3">我连忙回答:“没的问题,明天晚上一起喝酒”。</font></p><p><font size="3">在他的搀扶下,我终于到了男生宿舍,与他道别后,我径直走上了三楼,从楼梯口往走廊望去,深深的过道上放着各种垃圾,每个寝室门口的酒瓶都整齐的排成三排,门口上面的绳子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男式内裤。与我刚见到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外表光鲜亮丽,什么叫败絮其中。</font></p><p><font size="3">推开<font face="Times New Roman">2</font>房门,一眼望去,不足<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平方的房间放着三张双层床和两张桌子,感觉和民工宿舍没多大区别。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拍着我的肩膀说:“林浩,我就说我们可能同寝室嘛”。</font></p><p><font size="3">当我转过身去,目光停在拍我肩膀那人的脸上时,才发现那是一张熟悉的脸。激动的说道:“刘孟,太好了,幸好你也是<font face="Times New Roman">2</font>,我快要渴死了,有没的水?”</font></p><p><font size="3">他举起手上的啤酒说:“这个,不晓得解不解渴”</font></p><p><font size="3">我接过啤酒咬开瓶盖便往嘴里灌,一口下去,酒已经只剩一半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兄。。。兄弟,今。。。。。。今天你救了我两次,今。。。。。。今天我一定要交你这个朋友”。</font></p><p><font size="3">他搭着我的肩说:“妈哟,现在你才把我当朋友说”</font></p><p><font size="3">我缓过气来说道:“锤子,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不说那些不说那些,以后有事要我帮,开口就是了”。</font></p><p><font size="3">“除了借钱哇?”他开玩笑的说道。</font></p><p><font size="3">“你以为老子是李伯清说”我也开着玩笑回答道。</font></p><p><font size="3">就这样,我和刘孟的关系又往前迈了一步,不大的寝室里就我和刘孟两个人,我们借着浓度不高的酒精,彼此谈着各自的往事。从他中学谈到高中,从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谈到现在的女朋友。从我第一次抽烟到现在每天抽一包,从我第一次恋爱到第一次被甩,我们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通过这样的交谈我才发现,其实他是一个很健谈、很有亲合力的人,是我喜欢结交的那种人。我突然感到了一种欣慰,也对这所大学有了一点点的感情。</font></p><p><font size="3">“对了,前三个月你杂个没来喃?”他突然的问到。</font></p><p><font size="3">“哎!说来话长啊,你想听?”。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那三个月我都做了些什么,有些担心的问到。</font></p><p><font size="3">“说嘛,我晓得你娃是不安分的,多半出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9-2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2"><p align="center"><font size="3"><b>成</b><b><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b><b>都</b><b><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b><b>故</b><b><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b><b>事</b><b></b></font></p><p></p><p align="center"><b><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p></p></font></font></b></p><p></p><p></p><p align="center"><font size="3"><b>第一章</b><b><p></p></b></font></p><p></p><p></p><p><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p></p></font></font></p><p></p><p></p><p><font size="3">走在熙来攘往的街头,你不在牵着我的手。。。。。。<font face="Times New Roman">CD</font>机里传出了吴宗宪的:“你比从前快乐”<br/><p></p></font></p><p></p><p></p><p><font size="3">坐在一旁的赵怡一把关掉了<font face="Times New Roman">CD</font>机,只是默默的望着车窗外陌生的人群。不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会是怎样,会难过?会心痛?还是会释然。<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我们来到了第一次约会吃饭的地方“华兴煎蛋面”,下午办理了离婚手续后,我们便约好在开始的地方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br/><p></p></font></p><p></p><p></p><p><font size="3">点了要吃的东西,我们面对面的坐下,我和她四目相对,却都没有开口说话,虽然在一起生活了七年,彼此很熟悉,但在这一刻,我们却变得非常陌生。我知道她和我离婚并不是她愿意的,可是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我们无法在继续生活下去。正想要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气氛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刘孟打来的,刚拿起电话:“喂”了一声,他便迫不及待的说出了他那头已势如破竹的“活动安排”。“情兽,美高美包间里面<font face="Times New Roman">MM</font>多,快来。我订好房间在等你”。赵怡将头扭向一边,很冷淡的笑了一声。我忙捂住电话解释说:“不好意思,是老刘那个死不休打的,他要我陪他谈客户,也顺便给我介绍介绍。”我连忙对着电话吼了一句:“日你妈,今天是我和赵怡最后一次吃晚饭,你给老子滚远些”。挂上电话后,我习惯性的准备着应对赵怡的质问。赵怡转过头,只是冷静又很冷漠的吐出一句话:“我们以经离婚了”。她绝断的语气深深的刺痛了我,把还停留在婚姻生活里的我突然唤醒。从今以后,我不必在两点一线的生活里挣扎,不必演示我对她的不忠,更不必担心刘孟时刻对我的召唤。<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我们沉默的吃完了这无味的晚餐。出了店门口,赵怡含着眼泪轻轻的说:“林浩,能不能在吻我一次,就像我们六年前那样”,就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她擦了擦已滂沱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说:“算了,过去的事还是让他过去。好了,到此为止吧,刘孟还在等你,我不担误你的大事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br/><p></p></font></p><p></p><p></p><p><font size="3">和赵怡分手后,我便一直坐在车里,虽然引擎已经发动,虽然刘孟还在那个纸醉金迷的地方等我,可是我那儿也没去,只是静静的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十月的成都,总能勾起我许多的回忆。我想起了刚读大一的时候,我和刘孟是怎样从相识在到相知,又想起了和第一个女人上床时我是怎样手忙脚乱的完成所有规定动作,还想起我们寝室是怎样被整层楼重视的,但是却始终想不起,我是怎样爱上了赵怡,怎样和她共同渡过这七年的婚姻生活。<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我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还是刘孟打的,距离上一个电话刚好一小时,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喂”,便听见刘孟压低了声音说道:“林浩,你和赵怡真的完了?”<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轻声的回答道:“嗯”<br/><p></p></font></p><p></p><p></p><p><font size="3">他于是接着又问:“离婚手续也办完了”<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我说:“嗯”<br/><p></p></font></p><p></p><p></p><p><font size="3">“财产你们打算咋分喃?”他很小心的问道。<br/><p></p></font></p><p></p><p></p><p><font size="3">“房子我给她了,我们以前存的存款也全部给她了,我现在就只有一辆车”我似乎有点麻木的回答道。<br/><p></p></font></p><p></p><p></p><p><font size="3">他连忙追问:“今天晚上你打算睡那儿?你爸、妈晓不晓得你现在的情况,要是不想回家就住我那儿”。<br/><p></p></font></p><p></p><p></p><p><font size="3">刘孟在置信丽都有一套房子,这厮自从买了之后便从来没有在里面住过,只是偶尔叫些钟点工上去打扫,我曾经也多次问过他“买了又不住人,你打算把你的熊掌伸向二手房市场?还是打算将来把他当成你停尸房?”而他每次的回答只是:“作为中国人,在五星红旗下长大,当然要住五星酒店,不然就对不起共产党,何况那套房子买了还没住过,就这样甩到二手房市场,可不可惜啊?在说我家又不是有几亿放到那不晓得杂个用,不是不住,时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20-5-28 12: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