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2607|回复: 3

【惊悚】空车乘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3 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0%" border="0" style="TABLE-LAYOUT: fixed;"><tbody><tr valign="top"><td colspan="2" height="0%" style="LEFT: 0px; WIDTH: 100%; WORD-WRAP: break-word;"><p style="FONT-SIZE: 14px;">乘客&nbsp;<br/><br/>  五月十五&nbsp;<br/><br/>  老何觉得,这些天里,自己真是倒透了霉了。&nbsp;<br/>  整整一个月,老何都几乎没有拉到什么乘客。&nbsp;<br/>  老何是一位出租车司机,而且,还是夜班司机。老何的车主也姓何,叫小何。小何开白班,把夜班租给了老何,从晚上七点到早晨七点,每天八十块钱。也就是说,在这个十二个小时里,不管老何拉没拉到客,赚没赚到钱,这八十块钱,是必须都得交的。只有交完了这八十块钱,拉出来的多余的那部分钱,才算真正属于老何。当然,这还得扣除这一夜的油钱。晚上,小何交班的时候,把油箱加满,早晨,老何交班的时候,也会把油箱加满,这样,两不相欠。&nbsp;<br/>  老何的老婆下岗了,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找到工作,也就没有任何收入了。老何的女儿刚上大学,用钱的地方很多,就像一个大大的窟窿,怎么添也添不满似的。一家三口人的所有开销,就全部都落到了老何一个人的身上。老何感到压力很大,就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呢。”老何老婆听后就说:“老何,你可不能死了啊。你死了,我和女儿,谁来照顾呀。”老何想想也是,就说:“那好吧,我就好好的活着。”&nbsp;<br/>  老何工作得格外卖力气,别人只工作半夜,到了午夜十二点,觉得自己困倦疲惫了,后半夜就回家去休息了。可是,老何却天天都工作一整夜,从来也没有半途而废过。不仅如此,别人都慢悠悠不慌不忙的开车,可是,老何的车速却很快,比别的司机,要快出很多很多。老何并不喜欢开飞车,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不得不开飞车。老何只是想快一点,自己多好拉几个钱,让老婆女儿生活过得更好一些。而事实上,他确实比别的出租车司机多赚了许多许多。&nbsp;<br/>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之间,老何的生意就不好了,根本就没有人乘坐老何的车。&nbsp;<br/>  有一天,下半夜,老何看见了一个人,站在街边,提着大包小包的,正在等出租车,不禁喜出望外,急忙“嘎”地一声,把车停到了他的身边,几乎用近似讨好的声音,说道:“嘿,师傅,上车!”却没有想到,那个人向车里面张望了一眼,说道:“车里面有人,你还让我上去干什么?”老何愣了,急忙回过头,向车里面打量了一眼。车里面空空如也,哪里有人呀?老何又看了一眼乘客,不禁笑了。那位乘客虽然很年轻,可是,都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视力不是很好,肯定是他把车窗上的反光或者把自己映在车窗上的影子当成乘客了,误会了。老何向后伸出了手,“咔嗒”一声,打开了后车门,说道:“师傅,车里面没有人,你上来吧。去哪儿,我送你。”那个人又向车里面张望了一眼,有些恼了,说道:“对不起,我不喜欢和人合乘,你还是走吧。”&nbsp;<br/>  说完,转身就走了。&nbsp;<br/>  老何还想喊住他,可是,己经来不及了。那个人已经伸手拦住了另一辆出租车,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开走了。&nbsp;<br/>  类似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次。总是有人这样说老何:“你车上有人了,我们不坐,赶快开走吧。”要么就是说:“对不起,我们希望自己打车,不想合乘,我们不坐了。”每当这时候,老何都会不由自主地血车厢后面看上一眼。当然,每一次,他都会发现,车厢后面空空如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老何感到哭笑不得,这他***是怎么了?这不是活见鬼了吗?&nbsp;<br/>  这一切,都是从那一场车祸开始的。&nbsp;<br/><br/>  四月十五&nbsp;<br/><br/>  老何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四月十五。&nbsp;<br/>  那一天半夜,老何的车上,上来了一对青年男女,都喝得醉醺醺的。一上车,女的就说:“到皇冠宾馆,快一点。”男的顺手就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百块钱,说道:“师傅,十五分钟你要是能赶到,这一百块钱就都是你的了。”两个人都火烧火燎的,一副欲火中烧的样子。老何当然知道,他们去皇冠宾馆干什么,不过,他认为,那一切,跟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他只管拉人赚钱,其余的事情,他根本就管不着。&nbsp;<br/>  老何伸出手,接过了那一百块钱,笑着说道:“好嘞。根本就用不上十五分钟,十分钟之内,我保证把你们送到。”&nbsp;<br/>  老何一踩离合,又一踩油门,出租车“噌”地一下,就蹿了出去,像飞一样,在街道上疾驰了起来。&nbsp;<br/>  从老何出发的地点,到皇冠宾馆,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要是别的司机去,也许,得花上二十分钟的时间,甚至,还可能会更长,可是,对于老何来说,十分钟就足够足够了。从二十岁开始,老何就在运输公司做司机,二十几年的时间,他开着一辆加长的东风牌大货车,几乎跑遍了整个中国。他在水泥路上开过车,他在柏油路上开过车,他在砂石路上开过车,他也在泥土路上开过车。甚至,他还在窄得只要偏上十厘米就会栽进悬崖的山路上开过车。可是,他从来也没有出过一次车祸。二十多年的长途奔波,练就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0%" border="0" style="TABLE-LAYOUT: fixed;"><tbody><tr valign="top"><td colspan="2" height="0%" style="LEFT: 0px; WIDTH: 100%; WORD-WRAP: break-word;"><p style="FONT-SIZE: 14px;">老何停下了车,打开了车门,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抢救时,女孩儿已经死了。&nbsp;<br/>  交警队的交警们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幸好,那个路口装有自动摄像机,老何肇事的全部经过,都被录了进去。老何冲过候车线的时候,绿灯己经亮了,老何的车速虽然很快,可是,他并没有超速,所以,责任并不在老何。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挺简单的,到交警队做了一份笔录,然后,理赔的事情,都交给了保险公司,老何仍然还是老何,仍然继续出车。&nbsp;<br/>  不过,老何的心里,却很难过。&nbsp;<br/>  那个女孩儿,看样子,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多好的年龄啊,就这样没了。虽然这场车祸并不怪自己,但是,老何还是感到挺内疚的。以后,每次再开车走过那个路口,老何都会默默地在心里说一句:“孩子,对不起了。”&nbsp;<br/><br/>  六月十五&nbsp;<br/><br/>  夜半时分,肚子有点饿,老何开着车,来到一个叫做“幸福大食堂”的小饭店里。幸福大食堂二十四小时全天营业,是专门为出租车和打工仔们开的饭店。饭店实行的是自助餐,交上八块钱,店里的饭菜,随便吃随便添,管饱,管够。出租车司机们都很喜欢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不但吃饭便宜,在这里说话,可以毫无顾忌,大声吆喝,喊叫,方便,随便。&nbsp;<br/>  出租车司机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吃饭,也为了能有人聊天。&nbsp;<br/>  老何盛完了饭菜,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一边吃着,一边想起了心事。&nbsp;<br/>  是的,就是从四月十五那天开始,老何的生意就不好了,总是有人说他的空车里有乘客,拒绝乘他的车。&nbsp;<br/>  老何也曾经听人说过,出过车祸的车,会很邪,而且,有时候,还会出现脏东西。老何似信非信,但是他还是到洗车行,把他的车从头到尾从上到下彻底地清洗了一遍。然后,他又背着公司、小何和同事,找了一位据说很有修行能驱鬼降魔的地下法师,为自己和自己的车,做了一场法事。可是,状况却没有任何好转,仍就有人说老何的车上有乘客,拒绝乘老何的车。&nbsp;<br/>  对此,老何无可奈何。&nbsp;<br/>  拉不到钱,就交不上租车的钱,更赚不到钱,老何一家三口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坐在车里,老何经常会灰心丧气地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呢。”不过,只一会儿的工夫,老何马上又会鼓足了信心和勇气,自言自语地说:“不行,我不能死,我要好好的活着。我死了,我老婆和我女儿,谁来照顾呢?”&nbsp;<br/>  这时候,忽然有人端了饭菜,坐在了老何的身边,大着嗓门,说道:“老何,你这个老家伙,最近艳福还真是不浅呀。总看见你拉着个年轻漂亮的小妞儿,满街乱窜,快说说,你是从哪儿泡来的,怎么泡来的,兄弟我也学学,长长本领,赶明儿,也泡她一个两个的,这大长的夜,有人陪着聊聊天,说说话,省得寂寞得跟猴挠心似的嘛。”司机们“哄”地一声,全都笑了,目光也都转移到了老何这边。老何抬头一看,认识,也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吃饭的时候,老在这儿见面,喜欢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很能活跃气氛,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出租车司机这个行当,客人上来下去,你来我往,是个很寂寞很无聊的职业。经常有客人上下车还行,要是没有客人,一个人面对着一辆车,简直能憋闷死。所以,出租车司机一下车,都很有说话欲,满嘴跑大牙,是常有的事儿。&nbsp;<br/>  老何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就说:“饭都快吃不上了,还泡妞儿呢。妞儿有在哪儿呢?”却没想到,那个家伙却一本正经地说:“老何,这你可就不对了,大家都是兄弟,还藏着掖着的干什么?说,快点说!”说完,嘻皮笑脸,凑近了老何。老何见他这样纠缠不休,固执地认为,他这是在拿自己开涮,索性把头扭向了一边,不再理他了。&nbsp;<br/>  那个家伙讨了没趣儿,刚想走开,这时候,从大门的外面,闯进来一位更年轻的司机,一见墙角里的老何,就大声嚷嚷道:“老何,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吃,不把你车上那个漂亮妞儿也叫进来,你想把她饿死呀。”&nbsp;<br/>  什么?我的车上真的有人?老何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扔下了碗筷,向大门外冲去。可是,他打开了车门一看,车内,仍就空空如也。&nbsp;<br/><br/>  七月十五&nbsp;<br/><br/>  七月半,鬼乱窜。&nbsp;<br/>  老何自觉肉眼凡胎,看不见街上有鬼,可是,街上的行人比以往少了,这倒是真的。这样的日子,出门都怕晦气,所以,人们宁愿选择呆在家里。&nbsp;<br/>  老何仍就一个客人也没拉到,心中恼火极了。刚才,就是刚才,好不容易的,碰到了一个要打车的客人,老何刚把车停下,那个客人却说:“对不起,你还是走吧,我不和别人同乘一辆车。”老何照例回头一看,车内仍就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老何一点也不明白,这些人这都是怎么了,明明是辆空车,却总是找借口不坐呢?难道,我的车比别人的差吗?不会呀,这辆车,是公司新换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何想着想着,又发动了汽车,向前行驶了起来。老何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呢。”还没等老何自己说,不行,我不能死,我要好好地活着。我死了,我老婆和我女儿谁照顾呢,老何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那个人说:“老何,你不能死,你要好好地活着。你死了,你老婆和你女儿,谁来照顾呢?”&nbsp;<br/>  老何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去,向后面看了一眼。&nbsp;<br/>  出租车后排的座位上,果真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nbsp;<br/>  我的天哪,真的闹鬼了!老何浑身一哆嗦,不禁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出租车“嘎”地一声,猛地停了下来。由于停车太急,老何的前胸,一下子撞在了方向盘上,撞得很疼很疼。后排座位上的那个女孩儿,也随着惯性,撞到了防护网上,把头撞得“咚”地一声,又“唉哟”地尖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呻吟了起来。老何却乐了。&nbsp;<br/>  这哪是鬼?这不明明是个人嘛。&nbsp;<br/>  老何连忙奇怪地问道:“小姐,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可能是由于被撞的原因,女孩儿的语气很生硬,冷冷地答道:“刚才。”老何更加奇怪了,又问道:“可是,我怎么没看见呢?”女孩儿不耐烦了,没好气色地回答道:“你没看见,我就不能上来了?”老何又乐了。&nbsp;<br/>  老何一直把女孩儿送到了墓园路,在一排平房前,停了下来。下车之前,女孩儿翻了好半天,最后,才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没带钱。我都坐了你三个月的车了,却一直也没有给你钱。过几天,我一起都还给你,行吗?”老何想了想,觉得反正也就几块钱,无所谓,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不过,老何感到很奇怪,女孩儿明明就坐了自己一次车,怎么却说己经坐了三个月了呢?&nbsp;<br/>  真是莫名其妙。&nbsp;<br/><br/>  八月十五&nbsp;<br/><br/>  临近午夜十二点,老何又开起了快车。这一次,老何开得比哪一次都快,因为,他已经与老婆和女儿约好了,十二点之前,一定赶回家里,与他们一起吃月饼,赏月亮,全家人一起过个团圆节。&nbsp;<br/>  却没有想到,老何开出去还没有五百米远,就遇到了一个红灯。老何只得又“嘎”地一声,把车停下了。就在这时,老何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紧接着,又说道:“老何,你开得太快了,这样很危险的。”老何回头一看,不禁又吓得浑身一哆嗦。出租车后排的座位上,坐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那天没有付钱,明明只坐了一次却说自己已经坐了三个月车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nbsp;<br/>  老何明明记得,自己的车上,从接班开始,根本就没有上过人呀。可是,为什么车上还会有人呢?老何吓坏了,用手指着女孩儿,颤抖着身体,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你怎么上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女孩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问得太多了,这些问题,都不是你应该问的。你应该问我,今天来干什么来了。”老何更加结巴了,问道:“是,是呀,你,你,你今天来干什么,来了?”女孩还是像刚才那样,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白坐了你四个月的车,一直都没有付钱。今天,我是还帐来了。”&nbsp;<br/>  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上一次送她回家,再加上这一次拉她,老何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一共才拉过这个女孩儿两次。可是,她为什么却要说,她已经坐了四个月了呢?&nbsp;<br/>  这个时候,绿灯已经亮了,老何来不及多想,猛抽一踩油门,本就窜了出去,在路上狂奔了起来。“老何,你这样开车,实在是太危险了。”女孩儿急了,扯着前面的老何,哀求道:“老何,你把车开得慢一点儿,我和你说点事儿,好吗?”尊重乘客的请求,是做为出租车司机最起码的准则。老何只好把车速减慢了下来,一边开车,一边注意倾听了起来。&nbsp;<br/>  就在这时,老何身后的一辆出租车嫌老何开得太慢,呼啸着,从老何的左侧,一闪而过,超过去了。可是,那辆出租车刚驶到街口,从街口的右侧,忽然冲出了一辆货车,也呼啸着,向街对面冲过去。那辆出租车刹车不及,“咣当”一声,与那辆货车撞在了一起。破碎的玻璃,撞碎的零件,倒坍的货物,散了一地。老何再也顾不得等待女孩儿要说什么了,开着车,慢慢地,慢慢地,从车祸的现场,驶了过去。老何看得很清楚,那位出租车司机,爬在方向盘上,头上流着血,显然,已经死了。&nbsp;<br/>  好险啊,刚才,要不是女孩儿阻拦,出车祸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呀。老何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儿,心中充满了感激。女孩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老何,我白坐了你四个月的车,今天,终于把欠的账,全都还清了。”老何感到更加莫名其妙了。什么四个月的车,什么欠账,什么还清了,自己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他不禁回过头去,又看了女孩儿一眼。可是,女孩儿已经不见了。老何吓了一跳,车一直都在行驶着,女孩儿是怎么下去的呢?可是,当老何把头转回来,不禁又吓了一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女孩儿己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女孩儿是什么时候从后面钻过来的,自己怎么没注意到呢?&nbsp;<br/>  不对,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女孩儿上车,可是,女孩儿就已经在车上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见女孩从后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p style="FONT-SIZE: 14px;">老何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女孩儿真的是……&nbsp;<br/><br/>  真相&nbsp;<br/><br/>  女孩儿看了老何一眼,又叹了一口气。&nbsp;<br/>  女孩儿好像猜透了老何的心思,说道:“不错,老何,我就是鬼。我就是四个月前,被你撞死的那个女孩儿的鬼魂。这四个月里,我一直都坐在你的车上,想找个机会,为自己报仇,把你害死,让你给我赔命。可是,我总是听你说,你不能死,你要好好地活着。你要是死了,你的老婆和女儿,谁来照顾呢。我很受感动。我觉得,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好男人,渐渐地,就不忍心再害你了。刚才,应该死的那个人,本来是你,不过,看在你白拉了我四个月也没收钱的份上,我救了你。就当是我付了这四个月的车费吧。”&nbsp;<br/>  女孩儿说完,又叹了一口气,忽然不见了。&nbsp;<br/>  老何想对女孩儿说一声:“对不起,孩子。”可是,己经来不及了。&nbsp;<br/>  十二点己经过了。老何开着车,往家赶。家里面,老婆和女儿正在等着他,回家吃团圆饭。不过,这一次,老何的车,却开得很慢,很慢。</p>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9-18 13:5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