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13513|回复: 3

【校园】第十三级台阶 ——探案少年之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3 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p style="FONT-SIZE: 14px;">“啊……呃……没什么,对不起拉!叶子,快走!……”我趁着还没有被那老头的眼光杀死,拖起叶子跑了。&nbsp;<br/><br/>  叶子在专心致志地查看校史,我在另一边看着一堆书,但很多连五百页都没有。终于,我找到一本八百页的书。我拿下来翻到597页。“……这次的闹鬼事件堪称圣欣学院成立百年来最诡异的考试,解决者是XX级大学一年级法医系的英国籍学生……艾琳•;亚德拉!!”&nbsp;<br/>  砰!!书从手里砸到了陈旧的木地板上,灰尘一跃而起。“宫琦,你干吗扔书?”叶子探过头来。“啊?……没事,不小心碰掉了。”我把书捡起来,看完那一面,什么也没看出。但我在上面闻到一阵淡淡的葱味。“难道她一边吃饭一边看书?”&nbsp;<br/>  我探头看了看叶子,见她正专心抄着东西,便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包,拉开拉链,里面装着袖珍的小刀、打火机、微型手电筒、细绳、铁丝等东西。我拿出打火机,在那一页纸下小心地用火烤。过了一阵子——对我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纸上现出了字:&nbsp;<br/>  “看到这些字的学妹,圣欣学院有一段危险的过去。如果你有勇气去调查,那么必须有勇气去面对结果的压力,因为我觉得我会终身不得安宁……我可以说一点线索:那第十三级台阶存在的时候,只有我发现它比正常楼梯矮。发生那事后楼梯消失了。但它消失后我才发现,那一级台阶似乎是在原先的十二级台阶下寄生出来的一级。我看了学院的设计图纸,那儿应该只有十二级台阶……”&nbsp;<br/>  字写到这儿戛然而止。&nbsp;<br/>  原先只有十二级台阶,多出一级是为什么?我翻到其他书,想看看还有没有字。但都没有找到,只觉察出其他一些有些可疑的东西,这些蛛丝马迹整理如下:&nbsp;<br/>  XX年X月X日:学院圣艾格尼丝大道旁边三米高的南丁格尔塑像遭毁坏。还有一张照片,在左下角是被无意间照进相片来的遭毁坏的塑像:大理石的南丁格尔似乎是被人毁了容,从头到脚都被人泼了盐酸,周围的草死了一大片。&nbsp;<br/>  我把书放回原处,向那“十三级台阶”走去。&nbsp;<br/>  台阶上下有厚厚一层灰,木板纹路都看不清了。我用袖子擦开台阶下的灰,低下头仔细寻找第十三级台阶的痕迹。二十多年了,有什么痕迹只怕也消失得差不多了。如果我妈把我再早生几年多好……&nbsp;<br/>  差不多一刻钟,我才在墙角看见一个小洞,然后在另外三个地方,我又看见三个小孔。“这是怎么弄上去的?好像是钉子。”我用手点着这几个孔,手指在之间的地板上比画。我立刻发现这几个小孔如果用线连起来,正好是……台阶的形状!&nbsp;<br/>  我抬头问叶子:“怎么样?资料找全了吗?”她头也不抬地说:“还早着呢!才过十五分钟,你就急着走啦?至少得再过一两个小时!”她抬头继续找资料。&nbsp;<br/>  我不做声地走开了。这个楼里的秘密实在太多了,一两个小时怎么够?我从那个小包里拿出一根铁丝,压在钥匙的齿花上敲出齿形。然后我把铁丝弯过来,用火烤了很久,等到这根记忆合金恢复原形,我再把它折弯放进口袋里。&nbsp;<br/>  这一天相当漫长,而且我的运气特背:晚上十点出门,碰上端木夫人,我撒谎去上厕所,为了圆谎,被迫到厕所蹲了一个半小时;从厕所出来,撞上青山教授,要我帮他收拾明天的医用器材。好不容易有机会进了大楼,我发现我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干了。结果,我走到那台阶边时,突然有人用手帕一把捂住我的脸……&nbsp;<br/><br/>  “她在那儿!她在那儿呀!”&nbsp;<br/>  “宫琦,快醒醒!”&nbsp;<br/>  我用力睁眼,看见了同学们和教授,然后是门卫在我头顶上大声训斥:“深更半夜跑来,想偷东西呀?!居然还在这儿睡着了?!”&nbsp;<br/>  “大爷您别骂了,她不是故意的,她好象是被人麻倒了的样子。”青山教授赶快替我说情,同学们把我拉起来,我发现林童的脸色惨白如雪,教授们的神情异常严肃。&nbsp;<br/>  从楼中出来,教授们把我拉到花坛边上。“宫琦,你去那儿干什么?”端木夫人的眼睛简直比老鹰还像老鹰,我一时有些害怕:“我……我从青山教授那儿出来,就不知道了。”&nbsp;<br/>  “撒谎。”&nbsp;<br/>  我心里猛地一沉。“我们在楼中的地板上发现你的脚印,相当清楚,不是拖过来的。门卫告诉我秋田叶与你今天早晨去了楼里,所以我在一本书里发现了火烤的痕迹,纸上有葱汁味。你……”&nbsp;<br/>  她停了下来,似乎想听我承认,但我低着头不说话。我们学生在她面前是没什么隐瞒得住的。片刻后她说:“你知道十三级台阶的故事吧,这是学院三十多年的禁忌,你觉得揭开这个伤疤很好玩么!今天……”&nbsp;<br/>  我猛抬起头,咬牙对她说:“教授,您这是威胁我!那个死去的学生,他发现学院的秘密,就被杀了,现在您也想这样?”&nbsp;<br/>  她烦乱地努力压低声音:“这是劝告!我怎么可能杀我的学生呢?!那个凶手我们没一个人知道他是谁!这个事揭开对谁都不好,我们把它压了三十多年,难道你就为了一时之快而把学院毁了吗?!虽然起诉时效过了,但你知道会有如何下场!”&nbsp;<br/>  “如果不揭开,将来总会败露,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p style="FONT-SIZE: 14px;">“我……我想我不认识她。我妈妈不是这里的学生,我也没与圣欣学院二十多年前的学生相识。&nbsp;<br/>  她突然又冷笑起来:“这些通过第一场考试的学生,怎么都是这样狠!我只是劝告你维护学院的声誉,你难道……”&nbsp;<br/>  “教授!这是我们的责任,您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那个死去的学生永远不瞑目吗!”&nbsp;<br/>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心理!我这三十年的法医白当了吗?但是有的东西,你必须克制住,你必须一生都压抑在心底,何况你掀了出来,时效已过,学院会遭受舆论如何狠毒的攻击,而那孩子的亲人没有任何赔偿,还得重新遭受伤害!他的父母当年来时,已经原谅了我们,三十年都不再提起了……”她举手阻止了我的插嘴,“我知道照你的性格,你无法容忍你自己这么做:明知真相却不能揭开,但是你必须学会这样!”&nbsp;<br/>  我们安静了很久她才开口:“你经验还是少了,虽然是天才但又有点浪费。这不是教你胆小怕事知情不报,而是……”&nbsp;<br/>  “够了!!!”我突然冲她大叫,“您不要说了!您敢说您这不是文过饰非吗?出了这么大的事,您居然为了掩饰而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让我闭嘴!”&nbsp;<br/>  我不再理她,转头向寝室冲去。在我离开的一刹那,端木夫人的脸上突然闪过一缕轻松的笑容。&nbsp;<br/><br/>  我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居然在心理研究课上睡着了。正梦到贝迪永人身测定法,突然被叶子一阵狠掐拉了回来:“还睡!教授叫你回答问题了!”我腾一下跳了起来,幸亏没耽搁太久。&nbsp;<br/>  “咳……我讲一个案例,宫琦你作心理画像。”&nbsp;<br/>  “十三岁的女学生郊游时失踪了,午后发现尸体躺在树林中,全身被烧焦,下身尤其狠;口鼻下部有皮下淤血;中午下过大雨,汽油在地上有存留;地上只有她的脚印及两道自行车印,她的车丢在树林里,同学说她郊游时就把车放在原地。就这么多线索,你试一下?”&nbsp;<br/>  “……凶手大概是先约她在这里见面,然后用什么东西捂住她的口鼻部,杀了她,纵火焚尸,最后骑车逃跑。他在下雨之前来的,而被害人是在雨后来的,所以地上只有两道车印。”&nbsp;<br/>  “还有吗?”&nbsp;<br/>  “还有:凶手有些慌,因此汽油溅得到处都是;纵火是因为……”&nbsp;<br/>  我突然大惊失色:尸体下身被烧得最狠……目的不就和那大理石像一样吗!我居然没想到!!&nbsp;<br/>  “宫琦?怎么不说了?”满教室一两百人等着我说,但我突然哑了下来。叶子踩了我一脚,我痛得叫了出来,才想起来问题没答完。&nbsp;<br/>  “纵火是因为……”我又卡住了,挠了半天头才说,“我不知道。”&nbsp;<br/>  之后我挨了失望之极的教授十几分钟训斥(“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都做不出来!”),我根本没听。其实我知道原因,甚至还有。但我想隐瞒下来。我在心里偷着笑,幸亏教授出了这么一道题呢……&nbsp;<br/><br/>  我溜进了大楼,但我没有再去找用葱汁写的那本书,它只怕早已被端木夫人拿走了。我找来了学院的一些记录,以及那尊毁掉的石像照片。石像不高,放在护理系,南丁格尔右手的火炬与左手的书都被腐蚀光了。火炬……书……台阶……&nbsp;<br/>  我一把将书扔了回去,飞一般蹿到另一个书架旁……&nbsp;<br/><br/>  下午第一节是端木夫人的课,林童和叶子催促我快走。“你们先去,我找端木夫人有事。”宿舍里没别人,我大胆地说了出来。&nbsp;<br/>  她们俩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林童叹道:“唉,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那个故事了。”她走了,但叶子仍然没动。“宫琦,我要和你一起去。”&nbsp;<br/>  “没关系,只要一刻钟,现在还早,而且迟到还得被罚睡解剖大楼。”&nbsp;<br/>  “不,除非你把我杀了。”她相当强硬,不肯让步。&nbsp;<br/>  我不得不答应。走到副院长办公室,我一个人进去了。她正在准备讲义,见我进来愣了一下。还没开口问我,我转头关上门,对她说:“教授,我想占用您十五分钟时间。”她抬头看看大钟,说:“好,现在还有二十分钟,你说吧。”&nbsp;<br/>  我咬牙看着她,说:“教授,那个十三级台阶的传说,是当年学院里某个人杀了那个学生灭口。”&nbsp;<br/>  她定住了,好长时间才抬起头来看着我,仿佛脖子上的不是脑袋而是铅球。我吸了口气继续道:“那个台阶是原先某个人在十二级台阶下钉了一级,而且选在档案室里,是因为这里有最少的人。而且十三级台阶少了一级,就会由一个人的尸体代替的古老传言耳熟能详。那人在多出的台阶里藏着东西,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把台阶毁了,但被一个学生发现,就杀了他灭口,实体扔在台阶下吓唬人,使得没人再敢去碰那传说!”&nbsp;<br/>  “还有石像呢?”&nbsp;<br/>  我笑出声来:“这还得归功于我们的心理教授呢!昨天上午他给我出了一道题:尸体下半身烧得比其他地方都狠,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这是一起强奸案,他焚尸是怕遗留在尸体里的精液会暴露身份!”&nbsp;<br/>  “然后我由此推理石像。我看了石像的设计图,购买发票与照片,在石像手里的书和火炬,表面看起来是实心的,其实是空心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p style="FONT-SIZE: 14px;">“我想你知道。不然你怎么知道那里面是毒品?&nbsp;<br/>  我点点头。“看来真的是她。还有一个问题:那个密码,是不是您告诉林童的?她的耐心没那么好,能一个个地试。这个密码,有十的六次方分之一的几率,百万分之一,她要试多久啊?”&nbsp;<br/>  她站了起来:“我是不希望你看到的,又怎么会告诉她密码?我有一点可以告诉你:那个女孩,在她拿到英国国籍,改用Adler这个名字之前,她的原名叫祁天媛,就是q、t、y,接下来,我就不必说了吧?”&nbsp;<br/>  祁天媛……我明白了!17、20、25是q、t、y的字母顺序;她把名字缩写在日记本侧面,对照着数就可以了。这个姑娘是年轻时的艾琳!&nbsp;<br/>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nbsp;<br/>  我沉默了很久,摇摇头,向她鞠了个躬表示感谢,转身走了出去。当我的手伸向门把手时,她在办公室另一头对我说了一声:“宫琦,谢谢。”&nbsp;<br/>  我短促地笑了一声,走了出去。&nbsp;<br/>  “当——当——”圣欣学院古老的大钟在遥远地敲响着,我转向那个最高处的基督,拿起胸前的十字架形校徽,默默地开始祷告。&nbsp;<br/>  我知道,审判总有一天会降临的。</p>
 楼主| 发表于 2006-9-3 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0%" border="0" style="TABLE-LAYOUT: fixed;"><tbody><tr valign="top"><td colspan="2" height="0%" style="LEFT: 0px; WIDTH: 100%; WORD-WRAP: break-word;"><p style="FONT-SIZE: 14px;">“当——当——”学院的大钟瞧响了十二下。窗外的天空漆黑一片,圣欣学院的冬夜有一种隐秘的恐怖感。&nbsp;<br/>  “那个少年很奇怪,好端端的十三级台阶怎么少了一级?他走回台阶,又数了一遍。不对,还是十二级。他莫名其妙。可是这个疑惑还没来得及解开,第二天,来这里拿药品的学生就发现……”&nbsp;<br/>  “哇!别说了!”叶子一头扎回被子里,缩得比乌龟还像乌龟。林童往旁边一倒,差点大笑起来,“秋田叶你的胆子太小了吧?居然还会为这种故事害怕?”&nbsp;<br/>  “……那个来拿药的学生发现他死在台阶下,代替了‘丢失’的那一级台阶……我说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吵死我了……”我困得可以看见叶子有四只眼睛。睡得好好的被这个无聊故事吵醒确实很烦,“这种故事随便一翻哪本恐怖小说都找得到,还讲这么带劲?是不是今天考完试了想放松了?那怎么不出去跑十圈再回来?”&nbsp;<br/>  “我可不想穿睡衣在零下几度的大冷天里长跑!再说这也不是我从恐怖小说里看来的……”还没等她说完,我已经睡着了。&nbsp;<br/><br/>  过了几天,我们的基础课要结业了。这段时间里图书馆里挤满了学生。我抓起一本材料,手在笔记本上迅速记录。“宫琦,”叶子在书架另一头笑道,“不至于那么紧张吧,数学就那么难吗?”&nbsp;<br/>  “大姐,我知道你是天才!高考超过七百分,每回期末考试年级第一,害得青山教授把我训得像狗熊似的。高等数学对你是a&nbsp;piece&nbsp;of&nbsp;cake,可我最怕数学了!”我砰地一声将书砸回去,飞一样地冲到另一个角落里的书架前。&nbsp;<br/>  突然,在书架最上面蒙上灰尘的一层,我看到一个上了密码锁的本子。“大概是哪个丢三落四的学生弄的。”我伸手拿下来,但一看到封底上一行小字,就立刻打消了这种想法——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日期。&nbsp;<br/>  我开始解密码锁,一个声音悄悄响了起来:“密码是172025。”是林童,“上次给你们讲的那个第十三级台阶的故事,就是从这里找来的!”&nbsp;<br/>  我拨到172025,喀哒一声,密码锁开了。翻开本子冒出一阵灰土味和霉味。前两页是空白,第三页开始我才看到一行字:&nbsp;<br/><br/>  X月X日:今天端木夫人对我们提到那个旧楼,我觉得有点诡异。&nbsp;<br/>  X月XX日:我去帮教授检查档案,发现那个楼有十二级台阶,台阶下有非常非常微小的血点。&nbsp;<br/>  X月X日:今天清明节,我明白了那个楼的传说……&nbsp;<br/><br/>  我合上日记本,心里掠过一阵阴影。这个日记本的主人是个极其谨慎认真的女孩。她不想被太多人看到,便把日记本藏在图书馆,在这个最不常用的书架中最不常用的一层里,一直过了二十多年。学院……难道有什么恐怖的过去吗?&nbsp;<br/><br/>  晚上,我缩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研究日记。&nbsp;<br/><br/>  X月XX日:这个传说发生在七年前。发生后学院差点关闭,过了不久就换了新楼。我果然没猜错。&nbsp;<br/>  X月X日:我问端木夫人这个事情,发现不止是她,很多老师都有些晦涩。&nbsp;<br/>  ……&nbsp;<br/>  XX月X日:我知道了一切,但我害怕教授们会对我做什么。&nbsp;<br/>  XX月XX日:这是我的最后一篇日记。我希望再过多少年,会有哪位学妹明白这一切。圣欣是我的学校,我又不想做这样的事。但这样只怕有点不负责任……&nbsp;<br/><br/>  她写得相当晦涩。唯一能知道的是那个传说,还有这个不知名的少女,她知道这个事情的完全真相。我翻到日记的最后一张纸,发现在装订线边有一行字:档案&nbsp;校史597页。&nbsp;<br/>  档案……我突然惊得冒出了冷汗。这不是巧合吧?那个旧的大楼……现在堆放的正是学院的一切几乎作废的历史档案!我要去查那597页,就非进那个大楼不可!&nbsp;<br/><br/>  第二天是周末,正好有时间去看看。我为了防止起床会碰到弥芸,不到五点就醒了,天还是黑的,她们都没起来,我轻手轻脚走到门口,突然——&nbsp;<br/>  “宫琦你干什么?”我顿时吓了一大跳,猛一回头,见叶子幽灵般地站在床前。“我……去图书馆。”&nbsp;<br/>  “我正好也去,就一起走吧!”她笑着跑上来,拉着我向图书馆跑去。我急得说不出话,心想怎么这么倒霉,居然被她缠上了!&nbsp;<br/>  在图书馆,我像坐牢一样过了两个小时,刚忍不住想溜,她把我一拉:“宫琦你别跑!我要到旧楼去查档案,陪我去吧!”我乐得几乎把她的耳朵叫聋。&nbsp;<br/><br/>  旧楼过去是归男院的。男院女院只有一道门的隔离,所以时常能在那儿看见男生。单双休日不同,男院一般到了十点才有生机,所以没什么人看得见我们。&nbsp;<br/>  我们找门卫拿钥匙。“你们要进那个楼?”他的眼睛眯着看我们,似乎想探测我们是不是有其他什么企图,弄得我有些心虚。叶子老实地说:“我要查学院校史。”&nbsp;<br/>  他把一片生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9-18 13: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