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2022|回复: 1

意淫空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24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align="center"><strong><font size="5"><span class="max">第二章 考研=意淫</span><br/><br/></font></strong><span class="min">作者:阿朵</span><br/><br/></div><div align="left"><span class="middle"><!--Element not supported - Type: 8 Name: #comment-->&nbsp;&nbsp;&nbsp;&nbsp;我有一个同事,叫李森林。我们管他三木。 <br/><br/>&nbsp;&nbsp;&nbsp;&nbsp;先说三木的名字。他自己说,俺金木水火土五行里缺木,所以父母亲给俺名字里多弄了些木头,以填补五行,平衡阴阳。一个名字里有六根木头的不多。因为六木拗口,大家管他三木。 <br/><br/>&nbsp;&nbsp;&nbsp;&nbsp;三木说,这个名字要得。呵呵。 <br/><br/>&nbsp;&nbsp;&nbsp;&nbsp;三木今年不大,一生都跟书、学习、学校、老师、同学这些名字黏在一起。 <br/><br/>&nbsp;&nbsp;&nbsp;&nbsp;以下是三木自述:A俺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四人帮倒台。俺老爷子当年是响当当的红卫兵,他说俺出身就不一般。 <br/><br/>&nbsp;&nbsp;&nbsp;&nbsp;B十二岁那年,俺小学升初中。那会,国家穷,学校破,百姓苦,没几个人能升初中的,俺考试考了全班第一,当然上了。全村就四个同学上了国办初中。还有四个上了民办中学,上民办的几个哥们后来中途就撤了。俺那几个哥们哭啊,谁不想读书呢,但是没则啊,大人说了,每天上山砍柴的学校能读出个啥名堂,还美其名曰“勤工俭学”呢。俺那时听了嘿嘿偷着笑,谁叫俺念的是国中。 <br/><br/>&nbsp;&nbsp;&nbsp;&nbsp;C可是没让高兴多久,一件事情就把俺气蒙了。就在俺读初二的时候,俺的几个同学都呼啦上了国办初中,这几个哥们小学五年纪读了三年,没一点长进,可正好遇上俺那地中学扩招,也就都进了国中。进来的那波里还有阿猫阿狗。对了,阿狗这厮后来成了俺教书时的领导。这厮后来做了副校长。机灵的很。 <br/><br/>&nbsp;&nbsp;&nbsp;&nbsp;俺想,算了,不管俺鸟事,大家在一起念书,热闹。可是没等换过气来,俺又被一件事急的蒙了。原来,初三下学期,学校接到通知说,考试改革。原来政治科目改成考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俺喜欢的生物不考了,俺只差没气死,国家要改革咋不提前通知俺们老百姓一声呢。全校突击,俺跟着突击。 <br/><br/>&nbsp;&nbsp;&nbsp;&nbsp;D初三那个暑假,俺一直没有正眼看过老爷子,吃饭都偷偷的扒,好几回都把饭菜送进了鼻子里。为啥?考试差呗。那会,都流行考中专。铁饭碗。俺考了全校第二,离中专还差两分,没考上,只好读全县最好的重点高中。 <br/><br/>&nbsp;&nbsp;&nbsp;&nbsp;E俺在当地最好的高中重点班读书,也不差啊。原来,进了高中,俺才有了些自豪感。当然,俺得加倍努力,不能再让老爷子失望了,俺可是农村来的,读书可费钱了。所以俺读书没少买蜡烛(俺读书的时候,俺们学校老停电,农网还没有改造呢,全是低压电),当然更没有敢偷看美眉一眼。阿猫老笑俺,你这个书呆子,书中真有颜如玉么?傻样。俺嘿嘿的笑,一笑就让俺笑了三十年。三十年,俺童子身不坏。 <br/><br/>&nbsp;&nbsp;&nbsp;&nbsp;F高三那年,班主任告诉一个好消息:今年扩招,全国招生人数22万。去年才21。5万哦。年级师生同乐!笑不堪言。最让俺激动的是,班主任悄悄把俺叫去办公室,对俺说,你是有希望的,就在扩招的边缘上,努力啊。俺一听眼泪叭叭的下。 <br/><br/>&nbsp;&nbsp;&nbsp;&nbsp;G那年俺村里三件大喜事。一是,俺考上当地师院,虽是大专,但是毕竟解决了农村户口问题,把老爷子乐的不行。那年俺考了全校应届前几名。可怜的学校,应届才上20人,俺后来一算,升学率不到百分之五。另两件喜事就是阿狗上了师范,阿猫也上了俺的母校,接替俺去了。这两丫的IQ绝对是99。999999的,居然也能大摇大摆的接着念书,狗日的。后来俺才知道,那年全省高中扩招。开始流行念高中,念大学,不流行念中专。 <br/><br/>&nbsp;&nbsp;&nbsp;&nbsp;H三年后,俺毕业了。分配回到家乡一所中学教书。那年暑假,俺没吃好一顿饭,心里总不平衡。原来,阿狗也从师范学校毕业,跟俺分在一所中学教书。NND。更加不可思议的,阿猫居然还考上了本科。俺村前辈们都说,猫娃,是全村最聪明的。他们哪里知道,那年,全国招生人数300万,大学升学率百分之七十。 <br/><br/>&nbsp;&nbsp;&nbsp;&nbsp;T俺老爷子是爱面子的人。临俺上班的时候,对俺谆谆,要教书就要教出名堂,以后可以当校长,当局长。俺说,俺不兴官,俺可以考研,考博士。愣把老爷子惊吓的直哆嗦。 <br/><br/>&nbsp;&nbsp;&nbsp;&nbsp;I俺到学校,蒙了。原来升学考试科目里没有生物,俺大学念的就是生物学。学校没让俺带正课,只教生物。副课。看来真的要考研了。俺说干就干,开始全身心投入考研中。俺给自己选了个专业,生命科学,很热的哦。说来也巧,阿猫正好在D大的读生命科学专业。阿猫说,三木,你就报考俺的学校得了,资料俺帮你整,信息俺帮你弄。俺没听。俺决心报考复旦大学。晕死,阿猫愤愤然。 <br/><br/>&nbsp;&nbsp;&nbsp;&nbsp;那几年,三木是我们学校里最吃苦的一个老师。只是一直被学校领导认为最不务正业的一个,领导都不喜欢他
 楼主| 发表于 2006-9-24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iv align="center"><strong><font size="5"><span class="max">第一章 坐台小姐</span><br/><br/></font></strong><span class="min">作者:阿朵</span><br/><br/></div><div align="left"><span class="middle"><!--Element not supported - Type: 8 Name: #comment--><font size="3">&nbsp;&nbsp;&nbsp;&nbsp;川东有一个叫蔡家镇的小镇,春花家离这个镇上有四五十里地,且都是崎岖陡峭的山路。 <br/><br/>&nbsp;&nbsp;&nbsp;&nbsp;以前,春花很少离开村庄,走出大山到外面看看的。印象中,结婚之前,春花只去过两次镇上,一次是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成绩优秀代表学校参加小学生知识竞赛,那次还得了个第一名,至今那张奖状还张贴在春花娘家的墙壁上;还有一次是春花结婚的时候,去镇政府办理结婚登记,同时还在镇上的山峰照相馆照了张结婚照。 <br/><br/>&nbsp;&nbsp;&nbsp;&nbsp;结婚后,春花往镇子上跑的勤了,邻居都说,春花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心太野,不定屋,细军迟早要吃亏的。春花没有计较这些闲言碎语,丈夫细军也没有去理会那些长嘴怨妇。 <br/><br/>&nbsp;&nbsp;&nbsp;&nbsp;时间长了,细军终于说了,小娃子要喝你的奶,猪要等你喂,衣服要你洗,你就少往镇子上跑了。春花说,整日守着三分地,一头猪,到年底还不够给小娃娃买两桶奶粉呢。春花说完就提些鸡蛋和土特产走了,细军只顾低着头背着小娃娃剁猪草。 <br/><br/>&nbsp;&nbsp;&nbsp;&nbsp;两三年过去了,春花并没有因为常去镇子上买点东西,捕获点外面世界的信息让家里过上好日子。村里人都说,春花去镇子上都是为了找栓子,栓子是副镇长,在学校里就和春花关系就很好。细军说,你别老去看他了,邻居们的嘴毒。春花这回生气了,说,我没有去看他,我跟栓子之间没有做什么,我对得起这个家。细军最怕春花生气,刚想反驳的话,在嘴里咕噜两下又咽进肚子里,提起潲水埋头喂猪去了。这个晚上,春花辗转反侧一宿没有睡觉。第二天,她心一横,细军,我要去出去打工。不行!家里不能没有你,细军震颤着声音说。这回,春花是铁定了心了,说,小娃娃快要上学了,不出去打工,哪里来的钱!不等细军思量,春花简单收拾点东西出去了。细军送春花到村口,说,如果外面不好,就早点回来,小娃娃还等着你教她识字呢。 <br/><br/>&nbsp;&nbsp;&nbsp;&nbsp;就这样,春花每年都要去外地打工。春天,燕子从南方飞回来的时候,春花就外出打工去了。冬天,燕子飞往南方的时候,春花刚好回家过年。 <br/><br/>&nbsp;&nbsp;&nbsp;&nbsp;就这样,冬去春来,燕子来了又走了,走了又来了;春花来了又走,走了又回来。 <br/><br/>&nbsp;&nbsp;&nbsp;&nbsp;每次回家,春花都会带回一些新玩艺,比如VCD、给小娃娃买的村里小孩子从未见过的玩具等,每每这个时候,家里的境况都会稍稍改善,至少可以买点化肥,添两件衣服。村子里人都说,春花在外面做见不得人的事,发了财。 <br/><br/>&nbsp;&nbsp;&nbsp;&nbsp;春天又来了,春花又要走了。细军说,你都在外这么多年,云儿(他的娃娃)也都上了学,这次你就甭出去打工了。细军明明知道春花脾气倔强,不会听的,闷着头喂猪去。春花哭了,原来连你也认为我那些钱是肮脏的!细军嘟哝说,不,不是,人言可畏啊。 <br/><br/>&nbsp;&nbsp;&nbsp;&nbsp;这年冬天,春花没有再回来过年,只捎回来一笔钱。细军用这些钱盖起了全村的第一栋“洋房”。 <br/><br/>&nbsp;&nbsp;&nbsp;&nbsp;又一年冬天,春花依旧没有回来。村子里人都说,春花跟了个有钱的老板,不会回来了。 <br/><br/>&nbsp;&nbsp;&nbsp;&nbsp;冬去春来,山上的花开了又谢了,燕子飞走了,又飞回来了。春花还是没有回家。 <br/><br/>&nbsp;&nbsp;&nbsp;&nbsp;就在云儿初中毕业那年,她说,爸爸,我要去找娘。很少发过火的细军这次凶的很,不行!外面人太坏!云儿执拗要去,细军怒了,你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br/><br/>&nbsp;&nbsp;&nbsp;&nbsp;云儿终究还是出去打工了,只是没有找到她娘。村里人都说,春花早已经死了,死的很惨,是得了一种见不得人的病。也有人说,春花没有死,是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老板。 <br/><br/>&nbsp;&nbsp;&nbsp;&nbsp;云儿长的非常漂亮,鹅蛋脸水蛇腰,极像春花,就连脾气性格都像的很。这一年,云儿没有回家过年。 <br/><br/>&nbsp;&nbsp;&nbsp;&nbsp;欢迎读者对本文提出宝贵意见。 <br/><br/>&nbsp;&nbsp;&nbsp;&nbsp;Email:yhong0405@163。com <br/><br/>&nbsp;&nbsp;&nbsp;&nbsp; <br/><br/>逐浪网(http://www.zhulang.com)原创小说,转载请注明。</font><br/></span></div>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10-17 11: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