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3302|回复: 1

[转帖] 放鸭子 作者/摄影 豫川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0 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篇山村小学教师写的散文,纯净,淳朴,宛若一泓山泉,洗涤人的心灵;人与自然,和谐共处;遥远的童年时光,历历在目。在抒情的音乐声中,眼里有晶莹的泪滴成串地流淌下来。不可多得的美文......



放鸭子

文/摄影   豫川闽人




我的家乡是个小山村,且人居于高处,田在村庄的下边。那排排梯田,一窝连着一窝。在我的儿童和少年时代,由于生产队每季割稻子时,打谷的人总不是很认真,撒在田里和留在稻草上的谷子总是还很多。于是每家每户都养殖了鸭子。但家家都很贫穷,养殖得不多,最多的人家也才几十只而已。


那时大人们都得集体出工挣工分,一到星期日或节假日,每家都把这放鸭子的事交给我们这些孩子们。

刚买来的鸭子毛茸茸的,像个小绒球。爸爸将小鸭子放在已铺好稻草的箩筐里,然后将箩筐放在屋檐下的一隅。每每清闲时,我便蹲于箩筐旁听小鸭子“嘎嘎”的鸣叫。

小鸭子的声音是温柔和谐的,因此,我总会以心里更多的空间去聆听他自然的韵律。


鸭子在家里饲养了二十几天,在这些天里我经常挖些蚯蚓给他们吃,长得可快了。当小家伙们长到半斤左右就可以下田了。

先是装在小笼子里挑到田里去放,随着鸭子慢慢长大,笼子也不断变大,担子也越来越重,养得多的人挑不动了,就赶着鸭子到田头。但鸭子走路很慢,到远处放就不行了,只能在近处放。赶鸭子的人常常拿一根小竹竿把鸭子赶到田头,溪边,让鸭子游泳觅食。鸭子一到田间或溪水中叫着乱成一团,完全没得队列纪律,显得十分自由散漫。


    记得当时我们村共有十几个十二至十六岁的人放鸭子,当中也有几个女孩子,每天我们都邀好了,大家一起去,一起回。每次大家走在一起,长长的笼子队伍好壮观啊!开始时是在近处,在本村生产队的田里去放。慢慢的鸭子长大了,本村田里没有什么东西吃了,就挑到邻村人的田里去放。


比较大的孩子,远远看到那一坵田大就说,那一坵要归他放,我那时才十三岁,挑了二十只鸭子,常常挑不动,总落在人家后头,只能任由他们选完了,我就随便放几坵小块的。但不知怎么,我的鸭子总比他们的吃得饱。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那大坵田在割稻子时就被割稻子的人自己的鸭子觅过食了。而小坵田却没有鸭子去过。掉在田里的谷子还更多。


有时我们也会为争一块大田而吵架,甚至打架。但过后我们又和好如初。还有的时候,鸭子们也会由上坵跑到下坵到处乱跑,混在一起。刚开始我们会拦住它们,让鸭子们分开不让它们在一起,有时来不及了就和同伴们的鸭子混在一起,心里很着急。可是到傍晚时,鸭子自然会嘎嘎的叫着分开找自己的群,这时是谁的就很清楚了,再也不争了。



放鸭子是很辛苦的,笼和人一样大,三个人一起走,看不到路,常会滑倒。夏天天气炎热,雷雨多,常常是冒着大雨站在田头,带着斗笠,穿着薄膜,任由像竹竿浪一样的大雨瓢泼和强暴的风吹着。当那一声炸雷来时又惊又吓。要是站得不稳,真会被震到下坵田里洗澡


冬天里天气寒冷,凛冽的寒风吹进衣领,刺骨的难受。特别是要下水田赶鸭子进笼时,双脚被那冰冷的水冻得通红通红的。如果傍晚要笼鸭子回家了,碰上田里没东西吃,鸭子没吃饱不愿归笼,到处乱撞时,脾气一来,真的会把鸭子都敲死它。幸亏碰上这样的情况,伙伴们都会来帮忙,拦着调皮的鸭子,尽快把它赶进笼,好一起回家。



山里耕田的路一般都是逼仄崎岖的羊肠小道,非常难走,上田角与下田角时最为艰难。三人一起上或下,视线不好,经常连人带笼摔进田里。下雨天黄泥路特别滑,为了每一步踏实,每个脚趾都陷进泥土里,满脚趾甲都是泥,脚趾被撑得生痛。



当然放鸭子更多的是乐趣。首先是那么多小伙伴小姐妹们天天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去,高高兴兴的回。到得田头,把鸭子安顿好,我们分成几组到阴凉下玩牌、掏鸟窝、摘野果,拾鸭子吃不下的大田螺可有趣了。有时还弄来小树枝搭起凉棚,坐在凉棚里一边玩牌一边看着田里的鸭子寻觅食物,真是惬意极了。

快到中午时,鸭子们吃饱了会停下来做游戏,你追我赶的,在水满的田里戏水、潜水。由田的这头拍着水面到田的那头。也有的鸭子拼命拍着翅膀洗澡,溅起的水像下雨一样。它们洗完澡便蹲在田埂上休息睡觉。




这时我们也就可以吃午饭了。午饭的菜比平时在家要好些,因为父母们都担心我们在田头吃不下饭,便做有鸡蛋、鸭蛋、豆腐等给我们配饭。还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去挖人家田头地角种的地瓜,生起一堆火,把地瓜和上柔软的田泥,放进火堆里烤,待那田泥全都烤干了,地瓜也就熟了。这样的地瓜吃起来特别的香,比家里蒸的好吃多了,吃完后怕被人发现,大家又赶紧把现场清理,盖上新的黄土,以掩盖被火烧的痕迹。


要是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捡上一二个白鸭妈生的软壳蛋,我们把它和上泥土放进火堆里烤,同地瓜一样等泥巴干了,蛋也就熟了。至今回想起来,任何时候吃的蛋都没那时的香。


    三个多月过去了,由毛茸茸的小鸭子慢慢长头毛、长肚脐下绒毛、长尾巴、长翅膀,到全身长齐毛到会飞,终于成了四五斤的大鸭子,别提有多高兴了,往日的辛劳没有白费。为了买油盐,父母把鸭子抓去卖,我还很舍不得呢。这些童年往事,如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虽有甘苦,但也觉得特别有趣。


作者简介:
豫川闽人,原名丘衍林,福建上杭县人。一九六0年出生,七七年开始从事小学教育工作,曾入伍参军。在《闽西日报》、《厦门晚报》、《舟山日报》等发表过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最质朴无华的语言,书写关于童年的最质朴的岁月。至纯,至善,至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8-25 04: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