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188|回复: 1

[转帖] 中都泮糕 文何志溪 图淡雅情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 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都泮糕,挥不去的乡愁

文:  何志溪      摄影 :淡雅情怀



      至今一想起中都泮糕,嘴里便觉还有余香。中都泮糕,是故乡中都年味的象征。老年人最爱忆旧,我已达耄耋之年,每逢春节,我最忆的是那土土的、酥酥的、香甜香甜的、充满了故乡温馨的中都泮糕。
一个地方的特色风味小吃,往往会流行在周边几个地区。唯独中都泮糕,只局限在上、中、下三都。出了此地界,便难觅踪影,是名符其实的中都特色小吃。



泮糕的由来尚无据可查。泮,不知是按中都方言的含意是酥松的意思,还是按字典解释是指考上秀才称入泮的意思。我倒希望是后者,是古时中都学子为考秀才、举人而制作的途中干粮、期盼一举高中而取的雅名,因为中都向来是人文荟萃之地。姑且不去考证。值得一提的是它用材的奇特:用一半粳米一半糯米制作而成。将之浸湿后碓成湿粉,拌以红糖,放饭桶蒸熟,便成为“湿泮糕”。这湿泮糕有湿泮糕的风味。记得儿时六月天谷场晒谷,会有商贩肩挑湿泮糕到场叫卖。人们便会掀起谷笪一角,量上一升两升湿谷,和商贩换购一斤两斤湿泮糕,当场便悄悄吃掉。那真叫一场享受!



制成湿泮糕,还仅是中都泮糕制作工序的一半。还需把它切成一块块如同今天的饼干大小,排放在整个大铁锅壁上,以文火两面烘烤。这是最温馨时刻。时序已是“入年界”,是只能讲好话的时段。在严寒的冬夜,人们窝在“灶下间”里,围着炉灶,就着融融暖气、阵阵香气,边烤泮糕边尝新,还边海阔天空畅谈,连空气也充满了年味。烤好了泮糕,需存放在一种叫“洋油箱”的专用盛器中。旧社会我国不能生产煤油,全靠进口,故将煤油称之为“洋油”,那是家家户户点煤油灯照明的必用品。盛煤油进口的,是一种长方柱形、刻有“亚细亚”字样的镀锌铁皮箱,人们称它“洋油箱”。将这空箱改造成顶端有盖的铁皮箱,便可用来盛装泮糕,防潮防鼠防香气散失。这是长年的点心小吃,故有的还-直保留到第二年的冬天。



泮糕是中都人的主要年礼。人们用数层草纸,将泮糕包成长方形、两头略翘的小包,中间贴一长形红纸条,便成了年礼包,亲朋好友间互相馈送。记得那年“困难时期”,家家户户口粮困难,便在制作泮糕时渗进大量米糠。那时的糖,是凭少量糖票供应的,故只好用上糖精。那糠泮糕,外形虽与米泮糕相似,但吃时却难以下咽。其时我已参加工作,经济条件稍好,故还是红糖米泮糕。我给上杭城内-位好友送了一包,在那时还是比较珍贵的。可事后得知我那好友背后说:“这个何志溪,人倒象个人样,怎么春节送礼会送糠泮糕呢?”我只能含冤叫屈,心想:难怪人间会有冤假错案。
中都有个风俗:每到年二十八、九,嫁出去的女儿要回娘家“担泮糕”。在给娘家送年后,要把两洋油箱泮糕、连同老母亲的思念和疼爱一起担回夫家;春节互相拜年时,摆出来的除另一自制的米程麻方外,就是大盘的泮糕,品尝的是中都人亲自劳作的一份朴实情意;孩童们整个春节期间,口袋里离不开的也是泮糕,这是孩童们最惬意的时段。



记得母亲做的泮糕,粳糯米比例特洽当,文火烤得洽到火候,所以又酥又甜又香。记得每每在严寒冬夜的被窝里,儿时的我常会撒娇似的说: “妈!我要吃泮糕!”于是母亲披衣下床,抓了几把泮糕,用草纸垫着,放到我枕边。我便缩进被窝,静静咀嚼着还带着母亲体温、又酥又香甜的泮糕,吃着吃着,便带着满嘴余香沉沉入睡……
我离开家乡参加工作了,还常会收到家乡托人带来的泮糕。吃着泮糕,会想起那寒夜的母亲,想起家乡的亲朋,想起家乡那浓浓的年味,有时便会眼眶湿湿的。



进入老年,我更爱忆旧了。每年春节,总会想起儿时的中都泮糕。可是十多年了,望着家中或亲友厅中满桌的时兴美味糖果,却再也看不到中都泮糕了。是啊,如今满街满店琳琅满目的各色糖果,谁还会付出那么多时间、那么大精力去自己制作泮糕呢?
可是,我还是多么希望其中能有一盘中都泮糕啊!因为它能带着儿时的记忆、母亲的温馨、故乡的年味、文化的内涵和中都的乡愁……



作者:何志溪

福建省上杭县中都镇人。曾任龙岩市文化局艺术科长及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名誉主席等职。单独或合作由正规出版社出版了19种图书,并获国家、省、市各级奖项。2014年,被中共龙岩市委宣传部、市文联联合授予“龙岩市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




何老师感叹说:“尽管如今市场上各色糕点琳琅满目,但却仍未见到以粳糯米粉制成的饼干类。真的很怀念中都的泮糕。”晓彤我好幸运结识了陈妈妈——中都人,做得一手地道的中都泮糕。 让我们来听一听她介绍中都泮糕是怎么制作的吧:

        泮糕是用糯米一份,粳米二份合起来一起浸(水)。浸好后就拿去粉碎。粉碎好后拿回来拌糖。黄糖一半,白糖一半。拌好(糖)后,就放进饭桶里蒸。蒸好取出切成大块,一条条。然后再把条块切成(小)块。切成(小)块后,放进锅里烤。全部烤完了,又放回锅里去,在锅里蔚(火)。蔚上一个晚上,到天亮时,把泮糕从锅里取出,装进罐内。就是这样,很简单。(陈妈妈)



浸米


碎成粉


蒸糕


切成条块




切成小片


烤制



回锅蔚火


装盘招待客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何志溪先生的这篇散文,泪水打湿了前襟, 久久地沉浸在作者那幸福而又遥远的童年里。何先生的文笔从容,恬淡,蕴含丰富的客家文化,娓娓道来,那样质朴,真实,就宛若这乡间的中都泮糕,令人回味无穷。真的是散文中的极佳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