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265|回复: 0

[其他] 《影》:小艾最后在门缝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30号那天,才下班我就直奔影院去看了期待已久的《影》。
看完以后,我只是在朋友圈留了一句,这是我今年到目前为止买的最值得的电影票。
所以这算是一篇迟来的影评。
我对电影在视觉上的传达效果,要求不高,无论剧情再肤浅的电影,通过那张虚晃无边的幕布,都能将眼球的享受扩展到最大,不然为什么吕克贝松会说:在电影院看电影,就像吻一个姑娘;回家看影碟,充其量就是吻姑娘的照片。
吻姑娘当然比吻姑娘的照片来的刺激,即便只是副空皮囊。
但若是在这众多空皮囊中,还能捕捉到一个让我觉之灵魂有趣者,就如同一刀切下蛋糕却发现刀身并未被奶油着身一样,着实是痛快。
《影》便是这般。
我早已被金发碧眼的“进口姑娘”晃得审美疲劳了,现在眼前显出的,是一个身段似水、青丝鬓尾,只着一身简单的水墨,没有极致的美,开口称道“不献妩媚若娇娘”的姑娘。
到底是让人一眼观之,竟有诵读辞藻华丽之骈体文,不禁口留余香耳!
好吧,我还是不做这样的比喻了,不然总感觉会被冠上物化女性的冤辞。
这是一个讲述“影子”的故事,影子即主人的替身,为主人效力卖命。
这也不仅仅是“影子”的故事,这还是下棋者和棋子之间的博弈。
影子反主,刺杀主人;棋子反噬,操控棋者。
或许,这世间无所谓谁为棋者谁为主,只看权柄易于谁人之手。
似乎张艺谋导演很喜欢让唯美的艺术,在残忍的人性中乐此不疲地滚来滚去。
就连血溅满屏的修罗场,都能被他以极致的工业艺术化,当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是如此,《十面埋伏》也如此,如今的《影》亦如此。
很少有导演敢将主色调铺满整个荧幕,运用不当,则会给人一种大艳即大俗之感,张导不单铺满了,甚至将其贯穿整个电影,却意外的毫无违和之感。
影片前半段,剧情很简单,作为影子的境州为自己的主人——大都督子虞,夺失地,争权势,所有被蒙混在其中的人,都当他便是子虞,最后,连他自己也信了。
当他一心想完成子虞的任务,好回到境州的愿望破灭后,支撑自己的,只有重回朝野夺权夺势,毕竟唯一的亲娘已经死了,只有真正成为都督,才能留住小艾。
整部影片,自境州收复失地回朝之时,才真正拉开序幕。
子虞弑君篡位,境州杀主构陷,在这短短的几十分钟里,尽数上演。
影片的故事,归根结底,要表达的,还是一个人字。
子虞有勇有谋有志向,于密室屏风之中运筹帷幄,可是他本人却散发枯槁,似索人性命的恶鬼一般;
境州初登场时,表情高傲却眼神空洞,后来他代替子虞坐上了将军之位,尽享钟鼓馔玉,美人在侧,可他的眼神,依旧空洞。
无论子虞还是境州,他们都不能算作是一个完整的人。
一个灵魂饱满,却常日只能龟缩于日光不得处,生活如同一只困兽;
一个虽在明处,享尽世间极乐,却思想呆滞,像极了一只提线木偶。
他们虽然代表阴阳两级,但又因为彼此阴中带阳,阳中滞阴,代表得又并不那么纯粹。
阴阳无法得以有效调和,最终形成了人性的桎梏,剧情的冲突。
《影》的叙事方法是冷冽决绝的,最后的结局,开放式的戛然而止,留给观众的只有一片漆黑的荧幕。
后来我也有做过猜测,或许子虞弑杀者,也不过是主公的影子呢?
或许小艾从门缝中看到的,正是衣冠笔挺的主公,操着邪笑,也同样,看着门缝中的自己......
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58154534_100125111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