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4559|回复: 0

双髻灵山蕴小和—— 蛟洋小和村小记 (作者:林华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7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碧玉小和

    三千里杭川大地,处于闽西崇山峻岭之中,青山绿水间散落着无数珍珠般的村村寨寨。因为工作的关系,这些年走过了上杭的许多村庄,也常常被一些村子的美景、人文打动,见得多了,往往会产生视觉疲劳,对一些乡村美景也就习以为常了。然而当我走进蛟洋小和村,她那小家碧玉的魅力,依然惊艳了我的心。
蛟洋,其实我很熟悉,许多偏远的村子如再兴、再嘉、坪上等我都不止一次的去过。蛟洋是一块神奇的土地,无论是自然风光还是人文景观都令人神往,蛟洋人民用这样的口号来宣传:“我家有六件宝:一山一树一画家,一阁一园一先生。”即双髻山、千年银杏树、华喦、文昌阁、蛟洋工业园区、傅柏翠,这六件宝,是蛟洋深厚的自然、历史、人文的积淀,于我,说不上耳熟能详,但也并不陌生,可对于小和村,确是完全陌生。也许对陌生的事物总有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吧,这次蛟洋采风,每人选点的时候,我选择了小和,于是便有了和她的美丽的邂逅。
    小和村位于双髻山北麓,双髻山的神奇和灵秀蕴育了美丽的小和。
    海拔1441米的双髻山是上杭的名山。《上杭县志》记载:双髻山“高耸千丈,峻戛云日,晴霄烟霁,晨起披览,云雾周衣,夏亦可裘。檐楹流露,经晨不觉。前有小墩阜,游人多拾石叠累其间,刹后石顶危蟠,四望近山,如海舶上望海中之波浪。夜半候日出,绚烂吐彩,洵奇观也。”早在明代就被称为闽西胜景名山,杭川古刹音堂”。来到双髻山,犹如来到世外桃园,这里群山绵亘,沟壑纵横,林海苍茫,云雾缭绕,怪石嶙峋,空气新鲜,远离人间的喧闹,是一块可以安放心灵的灵山净土。双髻山一向以梦灵而成名,无数在双髻山梦灵的人和事为双髻山增添了神奇的色彩。
    小和村,是双髻灵山孕育的一颗碧玉。
    一条源于双髻山的小溪流穿村而过,小溪清澈见底,溪中游曳着许多美丽的石斑鱼。五彩斑斓的石斑鱼对水质的要求非常高,由于环境的恶化,原来在乡村小溪流中随处可见的石斑鱼已难觅其踪,小和村的小溪里,石斑鱼的怡然自乐,昭示着这溪水的清冽,小和村民就在这条美丽的溪流两岸,逐水而居。
纵观人类文明史,所有文明的发源地都与江河有关,中华文明的摇篮黄河流域,两河文明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古印度文明的古印度河,等等,人类的生存离不开水,逐水而居进而文明繁衍,一旦缺水文明即会烟消云散,沙漠绿洲的消失导致楼兰古国的灰飞烟灭即为此例。小和村的先民选择在小和村开基繁衍,一定也明白这个道理。
    小和村全村姓华,是从蛟洋的另一个村庄华家村迁徙而来的。华家村是蛟洋的一个传奇,前文所说的蛟洋六件宝有两件与华家有关,即千年银杏树和华喦。华家村的千年银杏树龄已有1200多年,两株雌雄合体的大树,历经千年风雨,依然焕发着无限的生命力,一到深秋时节,满树金黄,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观赏。华喦,华家村人,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诗书画“三绝”的一代宗师,其画作珍藏于国内外各大博物馆、艺术馆、图书馆,成为世界艺术的珍宝。小和村的村民与华喦同宗同源。
    遥想八百多年前的南宋绍兴末年,华家村民念三郎公,也许是不经意的来到了双髻山下这块土地,立即被这群山环抱、溪流潺潺的小山坳吸引了,从此把这当作崭新的家园,在这条不知名的溪流两岸,开始了筚路蓝缕的开基创业之路, 华氏子孙从此在小溪两岸,开山辟地、勤耕勤读,至今已繁衍了二十八代,这条带着双髻山的神奇和灵性的小溪,成为小和村民生生不息的母亲河。
几百年来,小和村的华氏子孙,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把小和村打造成为大山深处一座美丽的客家村落。村民用歌谣传诵着村庄的辉煌:
    小和坑是好村乡,内有九寨十三坑;千亩农田好种食,万亩竹麻造纸张;不愁吃穿不愁用,后代更比前代强;
    小和坑是好村乡,十担胡笼九担箱;九个秀才教族人,十个秀才出外乡;文武庠生三四十,读书尊贤最像样;
    小和坑是好村乡,深山夹里大富乡,长皮短褂九十九,宜安淑人配金装,全村人头上千口,多居封火屋最常。
    村民口口相传,在明清时期,小和村就有十几个“最”在远近山乡闻名:
    华氏到小和村开基800多年,是周边最早的村乡;
    开基后代代有能人,建造有二、三十个灶头的“封火屋”(应该是农村大型厅堂围屋)有十三座,是周边村乡之最;
    村中小溪流两边,建有出村六条石砌路,总计约二万多米长,全部都用石块砌成,石砌路之长,用石之多,居周边村乡之最;
    村中不到两千米长小溪河上,曾建有大小长短桥梁16座,密度之最,蔚为壮观;
    村中境内面积约12平方公里,有十三个较大的山坑,开垦的农田,道路、田坎、水圳、沟渠全部都用石头砌成,所用的石头、所花的人力都叹为观止;
    明清时期,全村建有文昌阁、大夫第、公王坛、五谷宫、夫人宫等十三处阁、坛、庵、庙,居邻近村乡之最;
    村人孝字当头,全村建有祠堂10座,在不足千人的村子,其比例之高,也堪称最;
    村人乐善好施,在通往四面八方的路上建有茶亭11座,也是一“最”;
    村民以种竹造纸为业,最多时全村有纸厂39家,淹漂竹子的“湖塘”就有100多处,也堪称之“最”;
    小和村民风雅正,唯耕唯读。清顺治年间(1644-1661),华金铭得中举人;华登云敕封授卫千总;华榕封州同拔贡;华宗吉、华宗海科榜秀才,例授监生达三四十人,也为远近之最……
    岁月的脚步渐渐远去,历史的烟云渐渐消散,在村中一座座“大夫第”的残垣断壁中,在横跨小溪流的一座座石拱桥上,在村外淹没着石砌路的杂草丛中,我们依稀还能寻找到昔日的繁华和历史的步履。今天的小和村,石砌的羊肠小路已被村中通衢大道取代,古老的“封火屋”早已变成了鳞次栉比的小洋楼,曾经繁华的土法造纸厂也已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汽车、洋楼、手机、网购、快递……现代生活的一切,早已把这个古老的客家山村变成了崭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变的是村庄日新月异的面貌,变的是村民越来越富裕的生活,只有敦厚纯朴的民风未变,只有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日夜流淌,依然像母亲的乳汁,滋养着一代代小和村人,使小和村这个藏在双髻山怀抱的小家碧玉越发美丽。
         
红色小和
    美丽的小和村,不仅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还是一个革命的村庄,红色的村庄,她为中国革命作出的牺牲和贡献永载革命史册。
1928年三月,小和村青年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加入了农民协会,参加了傅柏翠等人领导的抗租抗税等斗争;同年六月,小和村农民协会会员参加了蛟洋农民暴动。1929年五月二十二日,小和村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政府办公地点设在村里的“文昌阁”内。小和村人民在乡苏维埃政府领导下,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斗争。为了支持革命战争,支持游击队,保卫红色政权,青年农民踊跃参加红军,全村有10人参加了工农红军,有10人参加了游击队,有16人参加了赤卫队,有2人担任交通员。他们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作战、奋勇杀敌,有17人壮烈牺牲;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和英雄人物。
    根据老红军和老游击队员的回忆,1929年夏至1930年冬一年半时间里,一代伟人毛泽东同志曾路过和特地来小和村三次。
    第一次是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二打龙岩”后,率二、三纵队从龙岩、大池出发经吊钟岩,爬岽泉岭路过小和村,过“当天桥”(曾称红军桥)再上贵竹坑直插白砂,攻打国民党军卢新铭、钟铭清部。
    第二次是1929年10月,毛泽东、邓子恢与傅柏翠带领“闽西红军后方医院”的官兵、医生、护士及300多个红军伤病员来到了小和村。
    第三次是1929年11月中旬的一天,毛主席在苏家坡治疗疟疾,病情有所好转,就邀了特委书记邓子恢及委员雷时标来到北三区第一乡苏维埃所在地小和坑看望伤病员,同时作北三区农民土地革命暴动,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府及其反围剿斗争情况的调查。
    由于年代久远,毛泽东同志到小和村的确切时间已无从考证,但小和村这块红色的土地上留下过伟人的足迹这一点是确定的,伟人的革命实践一直鼓励着小和村人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求解放,搞生产,谋幸福!
最让小和村人民难忘的是蛟洋红军医院在小和村驻扎了半年。
     1929年6月,为了医治在战争中负伤的红军官兵,红四军军部与闽西地方党组织在蛟洋石背村创办了蛟洋红军医院,又叫闽西后方医院。同年7月,毛泽东在蛟洋文昌阁指导召开中共闽西“一大”会议期间,曾多次到医院看望和了解医院情况。以后,又把蛟洋红军医院的创办经验和存在的问题写进了古田会议决议第八部分,作为红四军党的正式决议加以贯彻。古田会议开完后,毛泽东又到蛟洋红军医院看望伤病员。由于红军要开拔转战江西,所以毛泽东特地找了闽西地方负责人傅柏翠谈话,交代将蛟洋红军医院交给闽西地方去负责领导。
      1930年1月,闽粤赣3省敌军“围剿”闽西革命根据地。前头部队已到了离蛟洋只有30华里的小池。为了确保伤病员的安全,红军医院转移到古田的小吴地。不久,敌三省“围剿”被粉碎了,地方红军克复了龙岩。红军医院从小吴地搬到龙岩县城。同年11月,国民党军四十九师攻占龙岩,红军医院即迁往小池,改名为红十二军闽西后方医院,院长罗化成,政委王俊恒。
      1931年春,红军医院迁至小和村,驻在村中的文昌阁和大塘背等10所房子里,总部设在文昌阁,医务部设在中乡堂,后勤部设在贵孺家,重伤员住在隆重公楼和下屋塘,轻伤员住在余庆堂等房子里,共有伤病员300人左右。红军医院在小和安置下来后,北三区第一乡苏维埃政府再三嘱咐全体党员、团员带头齐心协力,分工协作,做好红军伤病员服理工作。农协会负责到全村农户中筹集粮食、豆子、猪肉、鸡鸭、蔬菜等;妇女们分组到几个伤病房为红军伤病搞好卫生,帮他们洗身、洗血衫等;儿童团、少先队为红军伤病员唱山歌、走马灯、娱乐游戏等;村俱乐部为他们弹打吹唱,做白话剧。
红军医院驻入三天,就有一个红军杨团长,伤势过重,医治无效去世,乡苏政府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组织全村群众和轻伤员二、三百人,手拿青、白色纸三角旗为牺牲的烈士送葬,乡苏主席和干部一同把棺椁抬到高坡头山埋葬。
    红军医院处在红军与国民党军队围剿与反围剿的情况下,药材特别缺乏,伤员的伤口得不到及时消毒,正在恶化。60多岁的运娇老太婆为红军上山采“拨毒艾”草药,敷了几次,恢复很快;华天邦用祖传的“重伤寒”草药,挽救了好多个犯伤寒的红军战士的生命。苏维埃政府还派人外出暗中采购药材。有湖南、江西老家出来的红军,喜欢辣椒配菜下饭,做后勤的村民就千方百计托亲戚到外地买回辣椒,给红军战士配饭。
    红军医院在小和驻扎时间大约有半年左右,在此期间,人民群众积极协助医院处理杂务。比如上山砍柴火,帮助烧火煮饭煮菜。妇女协会组织妇女洗衣队帮助伤病员洗衣服、洗被子;理发师傅为伤病员理发。当时正逢春天雨季,春雨绵绵,气温较低,伤病员穿的衣服又很单薄,为了使红军伤病员不受冻,小和群众就给医院送去木炭,以便夜间为红军伤病员烤火取暖。有些红军伤病员治疗无效,为革命牺牲了,苏维埃政府就叫木匠做一付好棺材隆重地安葬。当时在小和坑红军医院去世的伤病员共有18人,均埋葬在上凹、猪麻坑、高陂头等地。每逢清明时节,村里组织群众、学生为红军烈士扫墓,这一传统延续至今。
    九十年过去了,红军医院的旧址依然保存在小和村的村口,虽然有些破败,那些斑驳的墙壁,那些风蚀的檐梁,似乎依然残存着当年红军医生护士忙碌的身影,回放着小和人民支援红军的仁心义举。
    最值得书写的是小和人民在白色恐怖的严酷形势下对红军游击队、对革命事业的一片赤诚。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反动派在闽西各地反攻倒算,占领了大部分苏区。闽西进入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小和村人民冒着白色恐怖的危险,节衣缩食,大力支持红军游击队,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
       双髻山游击区曾经是我国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时期最为重要的革命根据地。当年,谭震林、蓝荣玉领导的红七支队经常活动在双髻山周边的革命基点村中。1934年10月,红军北上抗日后,国民党反动派趁机大搞反攻复辟,地主豪绅配合国民党军大肆“围剿”游击队,采取封锁革命基点村,联合办公,移民并村等毒辣手段来阻隔人民群众与游击队的联系,妄图困死山上的游击队。在反动派的封锁下,游击队生活极端艰苦,不仅住山洞、茅棚;而且无米、无盐、无药品。在这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小和、贵竹等革命基点村人民千方百计冲破敌人的阻拦、围剿和封锁,机智巧妙地与游击队取得联系,冒着生命危险为游击队送米、送盐、送药品、送情报。家住葛藤坪的华荣禧、华绵禧深知红军游击队是为穷苦人民翻身解放而打仗的,对红军游击队充满热爱之情。每当游击队员们来到葛藤坪时,大家都积极热情地招待战士们吃饭,临走时还叫战士们带上大米和菜。每当游击队领导在葛藤坪开会研究工作时,华荣禧、华绵禧等人积极为红军游击队放哨、站岗。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消灭山上的游击队,几次组织反动派民团、袭击葛藤坪山场。敌人把人民群众赶下山,把群众家里的东西洗劫一空,以此来威吓人民群众,说什么“任何人不许与游击队接头,否则就要杀头枪毙!”但是,不管反动派怎样威胁恐吓,葛藤坪的华荣禧兄弟俩还是冒着生命危险为游击队送粮、送盐、送药、送生活用品。有一次游击队突然转移了,兄弟俩把游击队遗留下的部分文件和战士们的衣物用油纸包好,藏在自己家的禾仓底下,一直保存到全国解放,解放后他们把文件上交给了人民政府。
    在白色恐怖的年代,小和人民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国民党反动派用极其毒辣的手段残酷地对小和革命基点村实行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强迫小和村“移民并村”,实行“保甲连坐法”,强化保甲制度,实行“计口购粮”“计口购盐”,在通往双髻山的路口和隘口处设立排哨和关卡,同时禁止群众带饭包出门,并颁布“五光”“十杀”令,逼迫他们移民4次。这样严酷的镇压下,据不完全统计,全村遭敌人残酷杀害的有19人,被抓壮丁的有3人,被抢杀的耕牛3头,被迫移民后造成房屋倒塌5座20间,被摧残灭绝的有4户。
    在小和村的入口处,矗立着一座并不高大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上面镌刻一串小和村革命烈士的英名:华邦春、华为昌、华金崇、华东禧、华上林、华贵元、华为贵、华杰成、华美仁、华宝荣、华德邦……这些英烈的名字永垂史册!
    今天,小和村的人民早已过上了幸福安详的生活,白色恐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我们要永远铭记那些为革命事业为人民幸福做出了巨大牺牲甚至付出了宝贵生命的革命先辈,今日如你所愿,我们倍加珍惜!
红色小和,革命的红旗从九十年前一直飘扬至今!
      
诗赞小和
一座碧玉似的村庄
一粒红豆似的村庄
一条清可见底的溪流
石斑鱼的摇曳
水草的招展
柳花飘飞
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座座古桥,连接的风情
鸡鸣犬吠,时光凝驻
陶潜无缘
否则,他笔下的桃花源
必定增色几分
双髻山下,满山的绿竹
革命的种子比绿竹茂盛
大娘的饭碗
依然盛着红军医院的灶火
大嫂的床铺
红军伤员的余温诉说着衷肠
村头隽刻着烈士芳名的纪念碑
铭刻的是血雨腥风和忠诚
毛泽东三到小和的足迹
让村庄的红旗
百年飘扬
小和村
一座碧玉似的村庄
一粒红豆似的村庄
我的肃然起敬
是村口灿烂的桃花
比日子更芬芳

(本文参考了正在编撰的《小和村志》的一些文章,一并致谢)
2020年3月13日初稿
2020年4月6日完稿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20-8-10 03: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

人力资源备 350823RCB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