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1630|回复: 1

【校园】没有那间教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6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 style="FONT-SIZE: 14px;">外公去世了,外婆一个人,又不愿意到城里住。父母都很忙,却放心不下外婆。我提出让我到外婆家陪外婆一起住。&nbsp;<br/>  外婆家在山村里,我也就从城里转学到山村里的一个小小的初中读书。&nbsp;<br/>  这所学校和外婆家只隔着一座山,学校就在山顶上,这种新鲜的环境让我很兴奋。我每天早晨喝过外婆煮的玉米糊就上学去,中午吃着用竹筒装的饭菜,晚上吃了晚饭还得来上晚自习。&nbsp;<br/>  学校里学生并不多,一个班级只有十几个同学,他们都很淳朴,对我很不错。&nbsp;<br/>  一天晚上,下着大雨,天气预报说明天有台风,外婆拉住准备去学校的我,说:“孩子,不用去了,山里的学校都这样,一有台风大雨就不用上晚自习的。”我皱了一下眉头,摇摇头说:“不,我还是要去,如果真的不用上,我就马上回家,你放心,没事。”外婆好说歹说我还是没听,照样去翻山上学。&nbsp;<br/>  雨真的是非常的大,还有闪电,我有些后悔了,非常的害怕。雨伞被风吹坏了,我成了落汤鸡,我正想打退堂鼓,这时,一只苍白的冰冷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雨幕中,我模糊的看到一个学生摸样的女生,她对我一笑说:“走,我们一起走。”我才放心一点,原来外婆是错的,山里的学校下雨也是要上晚自习的。她的雨伞真大,足够两个人撑,她应该也是被风吹久了,我挨着她的身体,她是凉冰冰的。&nbsp;<br/>  去到学校,大门居然关着,那女生轻轻的一推,门就开了。我对她一笑,便一起进去,我问她是哪个班的,她说:“我是初一的,教室就在那边。”她指了一下教学楼的左边树林,我没想那么多,说:“好,我叫晓谕,初二的转学生。在教学楼二楼,203教室,我先上去了,你呢,叫什么名字?”“我叫丹玉。呵呵,再见。”她一下子就走了,我想转头跟她说声谢谢,已经不见她了,这家伙走得真快,我笑了。&nbsp;<br/>  上到教室,哎,还真的不见人呢,教室根本没开灯,开门的同学也没来开教室门。难道真的不用上学吗?我看了一下,真的,整栋楼都没有灯光,死气沉沉的。看一下表,已经过了上课时间的45分钟了,应该不会有人来上课了。我检查了一下窗户,幸亏都关好了,看来真的要回家了,我想起了丹玉,她们班不知道有没有人,如果没有人,我们就一起回家去。&nbsp;<br/>  风还是很大,雨也很大,我走到教学楼的左边树林,来了几天,我还没到这边来看过,树林里的风好大,树哗哗的响着,呀,还真的有一间单独的教室,很破旧的样子,可能是停电了,里面点着摇晃着的蜡烛,只有丹玉一个学生,还有一个老师,她们正在讲课,我有些犹豫了,这时,丹玉发现了我,喊住了我:“晓谕,进来吧。”门好象一下子自动开了,我看到那位女老师慈祥和蔼的目光,“我是穆老师/”我有些拘束,丹玉走出来拉住我的手说:“进来吧,和我一起上晚自习,这个晚上,不会有人来上课的。”老师说:“是的,山里学校都这样规定的,只要下大雨就不用上晚自习甚至上学,明天是台风,学校也会通知大家不用上学的。”“那你们?”我好奇的问,他们知道这个规矩应该不来才对啊,老师说:“丹玉要砍柴挣钱,时常没有时间来上课,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得给她补课,所以,晚上我们会捉紧时间来上课的。现在风雨太大,你还是留下来看书学习,呆会我们送你回去,好吗?”我很高兴的说:“好啊。”&nbsp;<br/>  我已经上过丹玉她们正在讲课的内容,我发现这些课程都属于旧版的课程,课本去年就换版了,初一的学生也不例外的是用新书籍上课的。做作业的时候,丹玉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我,特别是英语,穆老师是语文老师,平时也只能兼教一些数学,英语她还没有我的好,我就教她,顺便问她书籍的事情,丹玉只是笑一笑,没说话,我发现丹玉特别的苍白,连嘴唇也很苍白,我又看到那女老师也是同样的苍白,我难过的说:“你们要补充营养的啊,看你们都贫血了。”丹玉欲言又止,我笑了笑说:“别说了,我家有许多的鸡蛋,都是外婆养的鸡生的,我不爱吃鸡蛋,外婆也吃不了那么多,明天我拿来给你们。还有,我读初一时候的课本还在,明天我就拿给你们用。”“雨好象停了,我们送你回去吧,你来找我们要晚上来,丹玉来上课的时间不稳定,知道了吗?”我点点头,我想丹玉家一定很困难,她这么一个小女孩要砍柴养家,真可怜。我一定要帮助她。&nbsp;<br/>  家终于到了,我已经在滑溜溜的路上摔了许多跤,她们走路好象一点也不吃力,扶了我一次又一次。敲开门,外婆担心的面容带着泪痕,我笑了,告诉她是朋友送我回来的,刚想指丹玉和老师给外婆看,回头竟然都不见人了,走得真快。&nbsp;<br/>  第二天,果然下着大雨,刮起了台风,但是,到了晚上,风停了,雨也过了。我想起丹玉只能晚上砍不了柴才能上学,我决定拿东西去给她们,准备好了鸡蛋和书籍,我上路了,外婆又拦我,我说风雨都停了,一定有人上课的,外婆只好让我去学校。&nbsp;<br/>  去到学校,大门竟然锁着,没有人。看来丹玉也不在,我只好回家去。&nbsp;<br/>  第三天大家都回校上课了,晚自习的时候,我感冒了,班主任让一个同学送我回家去,我对班主任和那个同学说:“不用
 楼主| 发表于 2006-9-6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p style="FONT-SIZE: 14px;">班主任没有说话,拉着我和那位同学一起走向树林,黑漆漆的树林里,静悄悄的,本来有虫子和水青蛙在大声的叫着,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就全安静了。我诧异的看着那片树林,竟然没有丹玉,没有那位慈祥和蔼的老师,更没有那间教室!“我,我前天晚上还在这里,哦,是,就是这里的教室和丹玉在一起听老师讲课呢!怎么会这样?”&nbsp;<br/>  我看到班主任旁边的同学竟然在哭,班主任哽咽的说:“是的,晓谕,丹玉和穆老师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就在98年的洪灾中死的。”我呆呆的看着班主任,不相信的重复了一句:“98年洪灾中死了?!”班主任难过的抱着我,说:“是的,孩子,你别怕,丹玉和穆老师都是好人,就是他们的鬼也不会伤害人的。”我摇摇头说:“不,班主任,我不怕,只是,丹玉,和那老师……”&nbsp;<br/>  “那年,山里洪灾特别的厉害,穆老师是支援西部开放的志愿者,她的父母早就让她回城里去了,她一直舍不得孩子们。她父亲得癌症住院了,需要人照顾,她才准备告别孩子们,那天下午炎热闷气,大家都来上穆老师的课,包括学校里的许多老师和其他班级的学生……”&nbsp;<br/>  我看着老师眼里全是懊悔和痛苦,“课上得正是兴头中,一个村的村长来了,冲大家嚷嚷着:‘快跑啊,山洪,山洪马上就来了!’我们都听到了轰隆隆的山洪的声音,大家都慌了,喊着,叫着,恐惧着,我们都感觉到了地面震动的可怕,门口挤满了往外跑的学生和教师,什么告别,什么感激都忘记了,死亡的恐惧袭击着逃跑的每一个人心中,当时窗上用木条拦着,有些人看见门口挤满了人,干脆踢着,捶着那些坚固的木条,血都流出来了。穆老师哭喊着叫大家有秩序的离开,没有人听她的,她就上去踢人,拉人,咬人,大家都被她的反常动作吓到了,也按秩序的一个接一个跑出门口,人很快疏通了,洪水也来到了,后面的人已经被冲到水里,教室里是备有船,船也被冲到了水中,穆老师把不熟水性的,走在后面的还出不了教室的人推上船上去,丹玉一起帮助她,丹玉这孩子也走在后面,女人的力气有多少啊?她们也是有极限的呀,船在风在摇晃着,没有桨,只在原地打转转,水越来越大,还打着浪,教室就要被淹没,她和丹玉钻到水下,把船拉出了教室,一口浪回击着,把她们俩又打回教室去了,教室也倒塌了,大家在安全的地方盼望着她们能钻出水面,越来越多的男人跳到水里去捞,连熟悉水的女人也下去了,还有孩子们,哭着,不顾一切的跳到水里去找他们心爱的老师,可是,她们俩个再也没出来,我们一直等到洪水过去也没有找到她们的尸体,所有的人都在那倒塌的教室里挖,在那里哭着,喊着老天,可是……”&nbsp;<br/>  我呆呆的,没有哭,觉得,觉得什么,我说不出来,或许,是心痛吧?手里的鸡蛋和书籍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nbsp;<br/>  那天后,每个晚上我都去学校教学楼左边的树林里等待着,手里也都提着鸡蛋和新版的书籍,我说过要送给她们的,我相信丹玉会出现的,可是,丹玉和那老师都没出现,包括那间根本不存在的教室。&nbsp;<br/>  两个月后,我的外婆因胃癌,住进了城里的医院,我也转学回城里了,我还是等不来丹玉,等不来那好老师,等不到再进去那间教室上一次课……</p>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7-24 17: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