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2153|回复: 3

[原创] 名 著 会 说 话 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27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惭愧,这些书都没看过。
发表于 2006-10-28 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size="4">名著应无言。无言以对红尘!</font><br/>
发表于 2006-10-29 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名著无言,润入心田。
 楼主| 发表于 2006-10-26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strong><font size="6">&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名 著 会 说 话 吗</font></strong>&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br/>&nbsp;&nbsp;&nbsp; <font size="4">名著会说话吗?<br/>&nbsp;&nbsp;&nbsp; 我不知道。<br/>&nbsp;&nbsp;&nbsp; 我的童年,是物质与精神同样匮乏的童年。在饥饿与渴望温饱中度过的童年,似乎找不到丝毫的亮点。到了五年级抑或是初一的时候,从批林批孔、评儒法斗争到批《水浒》批宋江,才第一次接触到了《水浒》(供批判用的《水浒》少儿版),才知道世界上还有《水浒》这样一部书。那一天,我读得是如此的如痴如醉。从学校借来整套少儿版《水浒》,对老师说我家中有事,在家中说到学校上课了,于是,一个人躲在初冬的田野,把农民尚未收起的稻草垛儿堆积成一个避风的窝,把自己所有的思绪都集中在梁山水泊的刀光剑影中,看吴用怎样地智取生辰纲,林冲怎样地火烧草料场,武松怎样地剌配沧州府,晁盖怎样地三打祝家庄……从此,我才知道了这个世界除了我无法摆脱的贫穷与每天必须面对的“阶级斗争”外,还有一个更广阔、我远不知的世界。从此,我对名著就有了那份永不能割断的膜拜!<br/>&nbsp;&nbsp;&nbsp; 名著会说话吗?<br/>&nbsp;&nbsp;&nbsp; 我不知道。<br/>&nbsp;&nbsp;&nbsp; 当我以一个惶恐的少年、无知的少年,迈进那座当时闽西的最高学府---长汀师范的时候,中国的世界恰好在那个时候转弯。“1979~1981”---人们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的年代。我们从沉重的左的思潮中,从无数的禁令与限制中,看到了解冻后的第一缕晨曦,看到了文学一片荒芜之后的复苏。于是,在《中国青年》杂志刊发的潘晓关于人生意义的议论中,在什么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讨论中,在纷至沓来的无数的思潮中,我又一次感受了名著扑面而来的芬芳。我已经无法说清在汀师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是怎样度过的,但我实实在在要说的是:对不起我的数学老师,对不起我的物理老师,对不起我的化学等等等等老师,因为在所有非语文课的课堂里,我都沉浸在《战争与和平》、《牛虻》、《巴黎圣母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简·爱》、《忏悔录》、《复活》、《呼啸山庄》、《安娜·卡列尼娜》等等等等名著所给我的无与伦比的激情中。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宿舍---教室---图书室---食堂”,这“四点一线”,构成了我生活的全部。真正的如饥似渴啊!现在想来,汀师的二年,如果抽掉了名著,抽掉了那些阅读,我的生活一定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br/>&nbsp;&nbsp;&nbsp; 名著会说话吗?<br/>&nbsp;&nbsp;&nbsp; 我不知道。<br/>&nbsp;&nbsp;&nbsp; 毕业了,分配了,怀攥着最最美好的理想走进了社会,带着十八岁的青春热血,带着汀师优秀毕业生的耀眼光环,发誓要在教学与文学上成就一番事业。现实的一切,没有用很多的时间很多的努力就催毁了我的幻想。当我在我家乡一个最边远最偏僻最贫穷的山村小学执教的时候,每天晚上相伴的是一盏幽暗的煤油灯,每天早上起来在镜子中最先看到的是熏得黑黑的鼻孔。我在自己的不到六平方米的斗室里作了唯一的“装饰”:用自己稚嫩的隶书写了一个横幅,横幅上只有一个字:“绿”!在煤油灯的旁边,我用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种了一株常绿的文竹。伴着那株文竹,伴着那个“绿”字,伴着昏黄的煤油灯,我有了与泰戈尔、与海明威、与但丁、与柏拉图、与卡夫卡、与博尔赫斯等等等等大师们一次次倾心的交流与对话。我从此更深地认识了自己,认识了人生,认识了生命的价值与无限,认识了人类与生俱来的爱与永恒。也从此,我的人生之路已不再是那煤油灯下的幽暗。我不能想象,没有了名著,没有了大师,我怎么能度过那紫金山下、那汀江河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单调得有如老式房子里的老式座钟的苦行僧般的生活?我更不能想象,没有了名著,没有了大师,我如何能以一颗执着的心,一颗永怀希望的心,去追求生活的至善至美,追求人生的永恒价值,走出那个留下我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的小山村、走出那盏幽暗昏黄的煤油灯,去寻找我永恒的精神家园?<br/>&nbsp;&nbsp;&nbsp; 名著会说话吗?<br/>&nbsp;&nbsp;&nbsp; 我不知道。<br/>&nbsp;&nbsp;&nbsp; 名著应无言。无言以对红尘!<br/></font>&nbsp;&nbsp;&nbsp;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10-20 17:1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