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3419|回复: 1

在爱情里游戏,只为离开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iv>(一)你不是我的爱情终点站<br/><br/>  那天中午,宿舍里的美女们正在“互吃”,仝玲边吃于晓欣打回的鸡丁米线边感慨着不如往昔了,于晓欣刚要夺回饭盒,电话就响了。电话铃儿响前一秒钟,莫莉心突然跳了一下。“莫莉,接电话啊!”她没动,却突然感觉咽下去的食物忽地往上冲,堵在了喉咙口。一定是他打的。果然是。仝玲把话筒往莫莉肩上一搁:“周文波!”<br/><br/>  周文波带着满脸的凄凉,气急败坏的在人流中疾走。过大街,穿小巷,踏过一堆堆生活垃圾,迈上一条臭水河河堤的台阶,在坐着打牌,跑着嬉闹,拥着相吻的热闹中无目的的穿梭着。河堤悠然自得的横陈着,任人们聚在城市的这个小角落晾晒潮湿的生活。他放任自己的悲伤一路疯长,直到感觉再也控制不住愤怒想要摧毁什么时,他转身,却不见了莫莉。满腔愤怒刹时化乌有。他固然悲伤,但更多却是作出来给她瞧的。<br/><br/>  莫莉一时没跟上,周文波竟像一滴水珠,融在了人海中,消失了踪影。她急了,怕他出事,也怕自己一人摸不回学校去。她的眼里甚至有了泪光。这时,周文波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半怨恨半哀怜的站到她眼前。她的泪水奔了出来,他们再次重复了那个意味和解的招牌动作,莫莉一头扎在周文波怀里,泪水流的一塌糊涂。<br/><br/>  似乎又和好如初了。但莫莉心里明白,那不可能。她只是需要有个男人可以让她这样泪水泛滥。但那个男人必须是干净的。周文波不是。<br/><br/>  去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她知道了:他不可能成为自己的爱情终点站。他们在操场上转了不知多少圈。相爱的甜蜜,使得他们总是走着走着就粘在了一起,停下来迷失在彼此的眼睛里。再走,再停,寻找彼此的双唇。莫莉无限陶醉,陶醉于周文波童男子的气息里,很特别的味儿。她一直以为那就是处男的味儿,直到某天,他们在他租的小屋里过活,才知道原来是硫磺皂的味儿。后来她想:自己是没毒的吧,要不怎么会喜欢消毒的硫磺的味儿呢。但周文波是有毒的。他全身都带着那种可怕的病毒。在他们绕操场转了无数圈之后,她发现了周文波的表情。很痛苦。像内心藏了一只肮脏的跳蚤,一直压抑却无法令其停止跳出口腔的冲动。<br/><br/>  终于,在一个墙拐角,那只跳蚤冲出来了。它胜利出逃的前奏是一本握在周文波手里的《读者》被狠狠摔在墙上,被动撞墙后又狼狈的跌在地面,已然满面伤痕。那只跳蚤便从周文波口腔中一跃而出,横冲直撞着莫莉的耳膜。周文波走了,近乎一只受伤的兽,跌跌撞撞。他身后的空地上,一袭昏黄的光,一支摇曳的影,一个呆若木鸡的莫莉,以及她耳朵里一遍一遍重复播放的“我有病,我有病,我有病……”<br/><br/>  睡觉是一件多么稀松平常的事情。此刻,在莫莉心里,却似小时侯同桌书包里那块松软香甜的烤面包,令她无限神往,又遥不可及;又像那一串串肥皂水儿吹的美丽泡泡,无论她怎么伸手,都不能够抓住。她开始了又一轮的数山羊,1,2,3……。 次日凌晨5:30,宿舍电话响起。一夜无眠的莫莉快速抄起话筒:“恩,我马上下来。”<br/><br/>  随周文波出校门,进早餐店,灌了几口粥,出来,等82路。上车,下车。街上已熙熙攘攘着了。然一切又似乎蒙了薄纱,灰蒙蒙的,像在梦中。听到周文波说:到了,进去吧。坐在这儿等我。交过费了,我们去化验。我们走吧,下午来看结果。周文波满心内疚的牵着莫莉,出得医院,讨好的说:那边是个公园,我们去坐会儿,中午在附近吃些东西,下午就去看结果,好吗?<br/><br/>  好吗?好吗?他在问,好吗。什么是好。公园里欢蹦乱跳的孩子,真好,健身器械上运动的人们,真好,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的老奶,真好。自己却不好。太不好了。从此将永远被罩在乙肝病毒的阴影下,暗无天日。莫莉有点清醒了。她想到了视自己为生命的爸妈。你们精心呵护的女儿,就这样被别人害了。她该怎么活下去啊。莫莉的心里,被塞了一堆冰冷坚硬的石块,消化不良的胃部隐隐作痛。<br/><br/>  周文波看看身边的人儿,像一个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痴呆儿,无辜受伤的眼神茫茫然的盯着一处,僵直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嘴角。他感觉到她正在隐退,蜷缩进了她自己的内心。他的心疼的厉害,忍不住伸臂环住了身边的人儿。这下可是打碎了这个装满净水的玻璃瓶。莫莉的泪水冲了出来,绵绵不断。在这个温情脉脉的拥抱里,莫莉从自己狭小的内心世界走了出来。她想到了周文波的可怜,她开始恨他的父母没照顾好他,恨学校收乙肝患者却不告诉同学他们是谁,恨老天羡慕他们的恩爱而故意灾难他们……<br/><br/>  以往那个单纯明亮的世界突然撤去了,留给莫莉的,是一个肮脏丑陋的世界。她内心有了恨,她知道,自己简单不起来了。她多么希望时间返回到昨晚,哪怕把故事情节修改成他生殖器有缺陷不能生育而不是传染病也行啊!时间丝毫没意识到它需要在一个女孩儿的悲愤中轰然崩塌,重新定义一个故事的结局。它依然冷静、客观,近乎残忍的向前行进着。<br/><br/>  下午马上到了。莫莉既想在那堆化验单里找到“莫莉”,又害怕看见之后一切就成定局,无法更改。事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虽然知道,莫莉还是不住的祈祷。单子就在手上,莫莉感觉
发表于 2008-4-23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转贴的吗?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20-5-28 11: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