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4265|回复: 9

[转帖]浴室里听到女友的叫床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1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前就看过,而且回复率特别高
发表于 2006-9-12 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p>写的很细,很有现实感呀,感觉怎么没有尾巴了,这个故事有点耐人寻味,我也想知道结果哟</p>
发表于 2006-9-27 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8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银行卡风波(警世篇)<br/>    <br/>    其实事情好象在完结篇已经完全结束了,但是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生活有时竟然比戏剧更戏剧化。<br/>    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冥冥中上天早有了安排。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起缘于我在4月25日晚给她的那张银行卡。<br/>    <br/>    这事还得从5月2日说起,从她去厦门旅游说起。<br/>    在前文中我提到我有个弟弟刚来这边工作,虽然现在已经在一家公司里找到了工作,但他一直觉得不满意,想再去找一家更有发展前途的公司。由于他刚来这边不久,对这里的情况很不熟悉,过来一个多月了我也没陪他在深圳转过。于是我决定在5月2日陪他到处转转,熟悉一下人才市场(我跟人才市场的负责人因为工作关系比较熟识),顺便也去深圳书城买点书,到东门买些夏天的衣服。<br/>    女友听说后便问我:“我也去好不好?”<br/>    我想了想,她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再说我早就想给她换个手袋(她老是提着那种看上去只有中年妇女才用的手袋,既老气又不够档次,用不上两个月就褪色,当她自己也看不下去了就再去她那个做手袋服饰生意的同学那儿又买一个,却不知道有许多生意人就是靠骗熟人发财的。反正现在光我房间里就有她四个手袋了,为此我曾给她提过多次意见),就同意她跟我们一起去。<br/>    在出发的路上,表妹发来信息问我五一怎么过,表妹也在深圳打工。我说和弟弟去逛逛书城。她说很久没见我弟弟了,她也到书城来大家一起逛。<br/>    在去了人才市场后,我们赶到了书城,表妹早在那儿等我们了。<br/>    等挑了几本书,大家都累了,就来到书城对面的一家麦当劳餐厅歇歇。正在吃东西,我手机响,一看号码挺熟悉但想不起来是哪儿的,一接,原来是女友她妈打来的,说女友的电话没人接,便问我知不知道她在哪儿。我将手机交给女友,听她叽里咕噜说了起来,客家话听不懂,我继续吃我的东西。接完电话女友告诉我,她妈说,她姐想去厦门旅游,没有伴,便想让她陪着去,所有开支由她姐付,并且说下午就走,让她马上往机场赶。<br/>    女友问,“我要不要去?”看她那眼神好象是有点动心,以前我跟她说过我在厦门旅游的事。<br/>    “你想去的话就去吧,厦门还不错,可以看看。”我想到以前她们单位多次组织外出活动她都不去,总是说要陪我,我一直在改变她这种想法,两个人毕竟不是一个人,不必要时时刻刻在一起,合理的分开还有利于促进感情。<br/>    “你要不要也去?”她真是天真,以为她姐叫她去也会同意让我去。<br/>    “我已经去过了,就没必要再去了。再说有你姐在,我去了也不方便。你跟你姐去吧,你不是很久没出去旅游了吗?现在正好。”我极力主张她去。如果我不非常积极的怂恿她去她可能就不敢去,怕我怪她。她认为撇下我一个人在家而自己出去旅游会令我生气,其实我从来没那么想过,倒是非常赞成她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人不能因为谈了恋爱就疏远了其他朋友。<br/>    “可我现在身上没带换洗的衣服,怎么办?”她老是喜欢问这种类似幼儿园小朋友问阿姨的问题。<br/>    “到了厦门还怕买不到衣服?”她姐有的是钱,还愁没衣服换?再说有钱人旅游,其中一项就包括购物。<br/>    “到机场去怎么走?”她脑中装有十万个为什么。<br/>    “从这里可以先坐车到南头检查站,然后在检查站转乘去福永的车;也可以从这里直接坐车到福永107国道边,到了那儿随便打个车就可以到机场了,反正机场在福永镇。一个镇也大不到哪儿去,打的花不了多少钱。”没办法,我只有不厌其烦地向她解释了。<br/>    “南头检查站在哪?”我真的要晕倒了,居然连南头检查站在哪儿都不知道。<br/>    “你连南头检查站在哪都不知道?你平时坐车从来不看路吗?”<br/>    “以前每次出去我都是跟别人一起的,人家怎么走我跟着就行了。”<br/>    天哪!我没法再跟她讨论路线问题了,我真服了她。看她这样子,要没人领着,她肯定到不了机场。<br/>    如果我送她去机场再回来,今天这街就逛不了了,来回得三四个小时。五一期间我又申请了值班,接下来几天都得在办公室呆着,就没空陪弟弟转了。正在为难之际,表妹说,“我本来今天准备去西乡会同学的,后来听你说你们要来就没去了。现在嫂子不知道怎么走,就让我带她去吧,我也顺便去见见同学,反正也要经过南头。”<br/>    有表妹带路我就放心了,虽然她俩是同龄人,但社会阅历截然不同。<br/>    <br/>    在等车的时候,女友问我:“你身上钱够不够?我再给你一些吧。”<br/>    “应该够了,不够的话就少买些东西吧。”加上她早上放到我身上的一千九,我钱包里有将近三千块,另外工资卡上也有钱。<br/>    “那银行卡给你吧,到时候不够了也可以用。”她说的是那天晚上我给她的那张银行卡,里面有近三万块钱。<br/>    “还是你拿着吧。”我话音中略带几分不满。我当时心里想,你不是喜欢什么都往手袋里装吗?那就满足你吧。跟她认识以来,我曾无数次对她说,发了工资要及时放在家里,身份证、银行卡不
发表于 2006-9-28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的快被气死了!今天(5月15日)我在办公室整整写了一天,刚才将写好的文稿通过邮箱发给自己,准备稍作修改就往上贴,可回到宿舍一看,邮箱里居然没有,邮件丢失了!!我当时发送完后就将原文删除了,那可是一万多字啊!我明明看到邮件发送成功的,怎么回事?<br/>    本来今天中午我准备将写好的部分往上贴的,可我不喜欢这种像羊拉屎般的作风,因为一段一段地贴会给读者带来诸多不便,最后就没贴了。现在倒好,都完了。只剩下这一段昨天下午写的。<br/>    我真的都不想再写下去了。我怎么这么倒霉这段时间?<br/>    <br/>  <br/>  <br/>  “我现在真的很急,要不然我可以回去拿身份证,但我怕就在我回去拿身份证的这段时间钱被人取走了。那这样吧,我先不挂失了,你帮我查一下看存折里还有没有钱总可以吧?”<br/>    那营业员有点动摇了,但还在犹豫。这时银行的一位主管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问她什么情况。她大致说了一下,那主管说可以帮我先查一下。<br/>    他看了一下我的存折,然后迅速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br/>    “钱还在不在?”我赶紧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同时隐约有一丝不祥的预感。<br/>    “钱没了,已经被取走了!”这时轮到那个女营业员惊呼了,她差点跳起来。“还剩下50块钱。”<br/>    虽然我早就在心里有了最坏的预测,听到这消息还是顿时觉得心里一凉,有种突然踩空的感觉。<br/>    “什么时候取走的?能不能查到是在哪里取走的?”这时已容不得我心痛,我需要做点别的。虽然一时间不知到底要做什么,但大脑在飞速运转,闪过很多念头,有一种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必须弄清楚钱是从哪儿被取走的。<br/>    “我查查看……哦,是在HM(恕我不能直书地名,因为后文还将多次提到这个地方,并且涉及机关作风问题)取走的。这么多的钱应该是在柜面上取的,自动取款机一天最多只能取五千。”营业员这时已不再跟我追究名字偏旁的问题,敲了几下键盘,然后告诉我,“我们银行都安装有摄像头,你可以去HM那边查看监控录像和报案。”<br/>     她将被取走的记录在存折上写了下来,并帮我挂失了银行卡。 <br/>     我道了声“谢谢”,然后立即赶往另一家银行。<br/>    <br/>     这里也在排长队。我绝对不能排队,时间对我来说太珍贵了。我拿着存折冲到窗口前,一边往里面递,一边连珠炮式的对里面的营业员说:“快点帮我挂失,我的银行卡被人抢了。刚才有一张中国银行卡的钱已经被人取走了,快帮我看看这一张钱取走了没有……”虽然我知道这张卡里的钱99%的可能已经被人取走了,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br/>     说来也怪,这位营业员没再问我要身份证,立即就放下手头的其他工作帮我查询。<br/>     “不好意思。你的钱已经被取走了,是分四次取的。现在里面还剩下11块钱。你还要挂失吗?”营业员同情地看着我。营业厅里其他的储户也同情地看着我。<br/>     “挂失吧。”虽然现在挂失已没什么作用,我还是挂失了。<br/>    <br/>     沮丧地走出银行,望着外面白花花刺眼的阳光,我诅咒了一声这鬼天气。<br/>     两年了,来广东两年多了,眨眼间所有的积蓄都没了,除了帮家里完清了债务。我暗自责怪自己,都是自己不好,那天女友在去厦门前要将银行卡交给我,我中了邪似的居然拒绝了。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br/>     本来今天上午我的心情非常不错,满怀喜悦地在家里等她回来,等她回来看我帮她买的手袋和钱包,我想她看到后一定会很高兴的,会赞赏我的眼光。同时我也想看看她帮我挑的西裤和那件号称中国十大名牌之一的衬衫到底是什么样子。<br/>     <br/>     回到宿舍,看着刚才被我撒得满地都是的东西也懒得去收拾。<br/>     正在思忖下一步该做什么,电话响了,是女友打来的。<br/>     “查到了没有?钱还在不在?”女友火急火燎地问我。<br/>     “你现在哪里?”我不想现在告诉她,我想知道她的下落,别弄得钱丢了人也不见了。她一个人在外面实在不能让人放心,更何况现在身无分文,我要一说银行卡里的钱全都没了,真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她是十二点十几分坐的车,这么长时间就是骑自行车也该回到家了。我越想越害怕。<br/>     “我在车上。”她总是回话不着点子,问她问题绝对不能用省略句,你要不把话说全她就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怎么知道她说的车上是指哪里?<br/>     “我是问你现在什么地方?”我只得重复问她。<br/>     “这是哪里啊?”我隐约听到她好像在问别人。旁边有人答,“HJ。”<br/>     “我现在坐在的士上,刚到HJ,很快就可以回到了。你准备一些钱。”看来她还不算太傻,没钱坐车还知道打的士回来。<br/>     “银行卡里的钱到底怎么样了?”她还是恋恋不忘卡里的钱。<br/>     “没了,全被取走了。”这时我心情已比较平静。<br/>     “啊!全取走了?全没了?”女友在那边立即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子?……怎么会这样子?里面的三万多块钱都没了吗?”<br/>     她似乎还
发表于 2006-9-28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坐的到底是什么车,怎么坐那么久?”我突然想到她坐的车有没有问题。<br/>     “好象是一辆大巴。”她想了半天才不是十分确定地告诉我。<br/>     “是不是车上有电视的那种?”我想帮助她回忆清楚一点。<br/>     “我没太注意,好象没有电视。”车上有没有电视还需要特别注意才知道吗?真服了她。<br/>    “是不是跟我们那天到罗湖坐的车一样?”我想这样说她可能会明白一点。<br/>    “不一样。没那么豪华。我们那天坐的驾驶员右边第一个座位前面有东西挡住,但我坐的没东西挡住。”她终于想起了一点东西。<br/>    “有没有空调?”我继续提示。<br/>    “记不大清了,好象有一点。”她极力回想。<br/>    “那你看到车上的窗户是打开的还是全部是关着的?”如果全部是关着的就是有空调。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不要说“就餐”,要说“吃饭。”我觉得跟她说话也要这样。<br/>    “是关着的。”她终于想了起来。<br/>    “那车是从哪里开往哪里的知道吗?”<br/>    “不知道。我没注意。”老天,连车到哪里都不看就上了车。“那卖票的拉我上的车,说可以到我要去的地方。”<br/>    “那你自己要到哪里总知道吧?”我真怕她连这个都忘了。<br/>    “知道。”这个问题让她有点不好意思了。<br/>    “车票呢?”我知道再问也没用,还不如看一下车票。<br/>    她在大包里翻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br/>     我接过一看,这也叫车票?上面被撕掉了,下面也被撕掉了,剩下中间一截。<br/>    “人家当初给你的车票就是这样的吗?”<br/>    “是啊,怎么啦?”<br/>     “车上的司机和乘务员有没有穿工服?”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br/>    “没有。都是穿的自己的衣服。”我印象中好象正规的运输公司都有统一的工作服。<br/>     “你是不是也没想过记车牌号?”我本来想问她有没有记车牌号,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换了这一句。<br/>    “没有记。我当时一下车就拼命地跑去给你打电话。”<br/>    “你没跟车上的人借手机打吗?”<br/>    “借了。我问了好几个人,他们都说没手机。我让司机停车,司机说那个地方不能停,过了好久才停车。”<br/>    听起来越来越觉得这车有古怪。<br/>    “你上车时跟人家说你到哪里?”<br/>    “到SG。我还跟那个拉我上车的人说了到了SG叫我一声。”<br/>     “从十二点十几分坐到三点多,这么长时间还没到目的地你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br/>    “我是觉得有点不对,但那车老是停,开得很慢,我上车一直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开。”等了那么久车还不开,亏她还有耐心等下去。<br/>    “是不是因为一上车就买了票,为了不浪费那钱,就没想换坐别的车了?”我已猜得八九不离十。<br/>    “是的。”在时间与钱的问题上,大多数人都觉得浪费时间不要紧,但不能浪费钱,即使是几块钱。<br/>    “在车上你有没有跟人说话?”现在社会上许多骗局都是从搭讪开始的,如果你不理他就什么事也没有,一旦你开口就会慢慢步入他们所设的圈套。总之一句话,出门在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br/>    “有。”她看了我一眼,不明白我到底什么意思。<br/>    “是什么人?”<br/>    “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的。”<br/>    “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出门在外不要随便和人说话吗?有些人看起来是跟你很平常的聊天,但是他可以在长时间的谈话中获取他所需要的信息,然后利用这些信息设骗局。”<br/>    “我看那个人挺老实的,不像坏人,所以就……”难道坏人脸上都贴有标签吗?或者干脆就长得像中国大陆八十年代拍的那些警匪片中的反面角色。<br/>     “你怎么觉得他挺老实的?”我真不知道她用什么标准去区分好人与坏人。<br/>    “穿衣服啊,打扮啊,都不像坏人,感觉就像跟我爸一样。”要是她爸知道她拿那个人跟他作比不气死才怪。<br/>    “你们最开始是怎么聊起来的?”我真的想了解一下那些人是不是真的特别善谈,是不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与他们对话。<br/>     “他问我拿着这么多大包小包的是不是刚从外面旅游回来。”<br/>     “你怎么说的?”<br/>    “我说我从厦门回来的。”<br/>     “然后呢?”<br/>     “他问我怎么是一个人,男朋友去哪里了。我说男朋友要上班,很忙。他就问我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后来又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家是哪里的……”<br/>    “你全部都照实告诉他了?”<br/>    “嗯。”真是傻到她姥姥家去了,居然跟一个陌生人什么话都说。<br/>    “你说你在车上借手机打电话,有没有跟这个跟你说话的人借过?”<br/>     “借了。”<br/>     “他有没有借给你?”<br/>     “他说他没有手机。”<br/>     “那你相信吗?”<br/>     “不相信。因为我看到他手指上戴了一个好大个的戒指。”<br/>     “那你现在认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br/>     “……”女友羞愧地低下了头。<br/>    <br/>  
 楼主| 发表于 2006-9-29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5">你还什么都看啊、、、、、、、、、、</font></p>
发表于 2006-9-29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p>呵呵,一点点啦.没事的时候随便看看!</p>
发表于 2006-11-18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fdsgsdfgdsfg
 楼主| 发表于 2006-9-11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3">跟女友(姑且称之为女友吧,本来我已经在两天前跟她提出过分手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只能称之为前女友)认识有一年多了,在一起同居也已有一年零二十八天。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么一件让我震惊的事。<br/><br/>  就在两天前,也就是公元2004年4月25日。当天正值周日,由于我的电脑dvd光驱出了点问题,就到深圳赛格市场去买了个新的cd-rom。因为女友特别喜欢玩游戏,特别是极品飞车。在赛格市场转悠时,我还一狠心花了250元特别为女友买了一部带油门、刹车和方向盘的超级电玩,让她在玩极品飞车时有更加逼真的感觉。当晚和女友一起吃完饭,跟往常一样,她打开qq一边跟网友聊天,一边在中国游戏中心打牌。我则打开电视、影碟机欣赏我的美国大片。平时我们一般都在十二点左右睡觉,那天十二点钟时她关掉电脑,去了浴室洗澡。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觉得女友澡应该洗完了,我坐了一整天的车也有点困,就拿着毛巾准备去洗澡。走到浴室门口刚想敲门,突然听到里面有说话声,我觉得奇怪,怎么一个人洗澡会有说话声呢?就停了下来侧耳去听,里面传来女友的声音,原来她在讲电话。我心想:真是奇怪,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她在跟谁讲电话呢?再说要讲电话什么时候不好讲,在浴室里洗澡这点时间都利用上了。心里越发有点猜疑,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便决定听一听她到底在讲什么。<br/><br/>  我房里浴室的隔音效果非常不好,尽管女友压低了嗓音,并且还夹杂有喷头流水的声音,但我还是很清晰地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br/><br/>  从女友讲普通话这一点来看,跟她正在通话的这人一定是外地人,因为她是广东人,平时打电话大多是讲广东话。<br/><br/>  这么晚了她在跟谁聊呢?又不是她的同学或同事。我疑心越来越重,决定偷听下去。<br/><br/>  接着听到女友讲话的声音似乎很是愉悦,并且讲话时一直带着笑声,我想这人跟她的关系肯定不寻常,平时很少听她打电话时这么开心。(也许正是她的开心,导致她疏忽了我刚才走近浴室的脚步声,也疏忽了外面有人在偷听)<br/><br/>  “你怎么还没睡啊,这么晚了?”女友的声音。<br/><br/>  ……<br/><br/>  “哦,想我?是真的吗?”<br/><br/>  ……<br/><br/>  “当然高兴了!”<br/><br/>  ……<br/><br/>  “我在做什么啊?你听不出来吗?你再仔细听听”里面水龙头冲击地板的声音变大了,她把水龙头拧大了一点。<br/><br/>  ……<br/><br/>  “现在听出来了吧?我在洗澡。现在洗完了,要穿衣服了。”<br/><br/>  ……<br/><br/>  “什么?你想听什么?”<br/><br/>  ……<br/><br/>  “听我说话啊?是不是真的?”<br/><br/>  ……<br/><br/>  “你真的想听啊?”<br/><br/>  ……<br/><br/>  突然流水的声音又大了一些。紧接着,我听到了一种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声音,她居然在电话里呻吟,跟我在床上做爱时的声音一样,并且还要更夸张。<br/><br/>  我呆若木鸡。为什么会这样?我听到了什么?<br/><br/>  那声音在我的耳中听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令人无法接受。终于,我抑制不住满腔怒火,“嘭嘭嘭!嘭嘭嘭!”我拿起拳头便朝浴室的门猛捶。<br/><br/>  里面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一切都恢复了平静。<br/><br/>  浴室的门打开了。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女友经过我身边,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干嘛?”然后走到隔壁的卫生间,很响声地放水,放了大约有五分钟。我不知道她到底放水干什么,为什么把水声放那么大,是不是想用响声来掩饰什么?平时她洗完澡就径直回房间睡觉。我还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我甚至停止了思想。我大脑一片混乱。我全身在发抖,我的嘴唇无法自制地在哆嗦。<br/><br/>  过了几分钟,她拿着浴巾回了房间。我跟着进去。<br/><br/>  平时她一回房间都是将浴巾挂在门后的挂钩上,然后脱衣服睡觉。但今天她不,她回房后坐在了床沿,浴巾还拿在手里,一个劲地在擦手,我不知道她的手是不是很脏,反正她一直在擦,反复地擦,眼睛盯着电视屏幕。<br/><br/>  我站到房子中间,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十分平静地对她说:“请你将你的手机拿给我看看。”<br/><br/>  我想知道刚才她到底在跟谁打电话。以我的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给那个清华的网友;二是给那个上海的网友。因为我有时偶尔看到她qq上的ip显示上海或清华大学,而她平时聊qq聊得最多的也是他们。并且在聊天时我跟她讲的话她几乎都听不到,每次我说一句话后要过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然后问我“你刚才说什么?”我经常躺在床上远远地冷眼旁观她跟人聊天,她似乎聊得非常开心,有说不完的话,有讲不完的开心事,不时地发出朗朗的笑声,还不时地朝我这边瞟上一眼。她怕我看她聊天,更怕我突然走过去站到她旁边。只要我一起身,她马上就将对话框关掉。有几次我特意站在她旁边一动不动,良久良久,电脑右下角的qq小图形不停地在显示着有信息来到,但她却打开另一个窗口,开始玩游戏,直到我走开。<br/><br/>  她依旧坐在床沿,眼睛盯着电视,手还在不停地擦。<br/><br/>  我又补充了一句:“将你的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8-25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