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网信办要求:网站不得向未实名认证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广大网友尽快完成实名认证,以免影响会员发帖评论等更多的会员权限。谢谢合作!
查看: 3197|回复: 2

圈内人爆料:大款包养的歌手活得怎么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7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歌坛,歌星、准歌星与大款结缘、依附是圈内公开的存在。诸如某女歌星开的宝马轿车来自其家乡大款的赠与;一位嗓音粗犷、相貌因络腮胡衬托显得堂堂雄性的男歌星新近从某款姐手里接过一套近200平米住宅的钥匙。至于那种万八千的消费转由款哥款姐“买单”就是常事了。随着经济条件的变化,原有的大款实力标准今非昔比。即算是歌星自己的身家也已不菲,其中不乏千万家产的。可想而知,能被这些歌星依附和甘于被包养,实力自是不俗。本文笔者意在剖析大款包养歌手的个中原因,和这种关系的利弊所在。应该承认,在圈内,这种基础的关系是排斥和接近最快的。从外在形式上看,歌手与大款都表示出对对方的轻蔑,大款在个人修养上被看不起,而歌手却在经济条件上被嘲笑,但两者在各自的需求上又会快速走到一起,谋取不同的利益。 <br/>  <br/>  <br/>  对大款认同和接受程度高的应属那些初涉歌坛的歌手。在我接触的这些歌手中,这种初来乍到的歌手对接受来自大款的资助有着直截了当的态度,甚至毫不讳言的招呼着:“嘿,给介绍个大款。”现今歌坛的出人头地已非几年前可比,现在歌坛的空间还是被十年前的那拨“老人”占据。早几年的扬名立腕虽有艰辛和少为人知的付出,也难免肉体交易,但不象现在这样有条件没条件都往唱歌这条道上挤,竞争太厉害。没有天赋的就大把洒钱,这些靠钱铺路的歌手的歌没唱出来,倒把圈内的风气给弄坏了,歌坛的收费价码一年比一年高,初涉歌坛的歌手面临着硬性开支,买歌、做样带、拉关系请客,基本的吃住开支就让一些歌手轻易的倾斜于交换原则。 <br/>  <br/>  几年前,有位西安来的女孩子,就凭着看到我给“戏剧电影报”写的一篇专稿而认定我可以帮她进入圈内。她先打电话找到编辑,要到我的寻呼机号,立刻进入热线传呼,当我迫不得已应约与她见上一面时,她迫不及待的表示她对进入圈内的规矩全懂,可以为艺术献身什么的。她这种直白和对所谓规矩的接受让我惊异。在她经济窘迫和求艺无门的时候,难免用个人的最后本钱赌一赌。半年后,在中唱的录音棚里与其巧遇,她是来交费订棚录歌的,介绍身边的男子是“哥”。外地来的歌手有种可以模糊个人背景的优势。就见她那“哥”麻利地点出五千元给其交棚费。到了去年,她还推出一首贺岁歌,打榜,她在电话里讲是另一“哥”出资。而在今年她又拍了个画面粗糙的MTV,据她自己介绍,就这样还花了近十万元呢,是她又一位“哥”出的资。她虽被“包养”,但还是按照歌坛起步惯例稳步进行的,个人单曲、MTV、打进排行榜,在不同的“哥”的帮衬下渐渐有了动静。 <br/>  <br/>  来自湖南的歌手吴**,是走另一条大款路线的歌手。她在中国音乐学院自费进修声乐课程,她进京后的学费、食宿费来自早她一年进京打工的妹妹的资助,妹妹在这里做一些家乡的手工艺品再到市场上卖。吴对妹妹的援手是感到压力的,在课余时间,经同学介绍,她就去几家歌厅客串当歌手。后来她才知道,她去的歌厅都是别人挑选剩下的,路远、报酬低,在这种低档歌厅唱歌,没有得到尊重的氛围,谈不上锻炼,只是积累一些经验。当场总会有貌似老板的客人主动套近乎,几次还掏出钱开价提非份要求。吴对这样的人不敢接近,更不敢有幻想。她与一位老板有来往是今年初的事。她妹妹常去的城南一家批发市场的老板在得知她有个当歌手的姐姐时,就让她介绍认识。吴对和这位老板的交往自称定位在“交朋友”的分寸。听得出,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和对外的一种掩饰。她私下讲道:“以交朋友的名义来往是给我自己心理安慰,即便是对妹妹和家里人都能说得过去。” <br/>  <br/>  在北京发展,一心想当歌手的吴**是处于矛盾中的,在观念上是排斥“情感交易”的,但面对城市生活的挑战和精神冲击,她表现出妥协。像她这样的在校歌手从“交朋友”中最直接的受益是学费、生活费没有后顾之忧,也不必每晚奔波着去歌厅唱歌而耽误学业。 <br/>  <br/>  不过也有面对“包养”和经济挑战而另有选择的歌手。在新一届MTV 大赛参赛作品展播中,有部民歌MTV 作品得到专家们的赞赏。演唱者是来自山东济南的女歌手。据她讲,在围绕这首歌曲而录制CD、拍摄MTV 过程中,她已支付了80多万元的费用。 <br/>  <br/>  她早在1993年就在山东地区的电视歌手大赛上夺得第一名。很快来京发展却处处受制,最强烈的感受是歌手的发展是与经济条件挂钩的,同时歌坛的交易满目皆是。这位很有个性的女歌手不甘于这些条件的制约,离京返乡。几年的拼杀后她做了一家公司的老板,前年又把公司开到了京城,自我包装,还真成绩斐然,其演唱的歌曲CD 作为庆香港回归的礼物送给港人,又有部MTV在当届大赛获了铜奖。其自身实现了老板与歌手的结合。 <br/>  <br/>  对选择当歌手的挑战性,她颇多感触地说:“我看现在能当歌手首当其冲的还不是个人天分和机遇的条件,而是经济实力,在歌坛这种成熟的市场,没有经济实力别说竞争,就连进门都难,我比较过93年进京和99年再度进京发展,变化最大的是经济挑战的递进。” <br/>  <br/>  “93年那时买一首名家的歌,再编配、录音,顶多几千元就够了,现在不一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9-17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发型出众的女歌星是在半年前被其自称为“新男友”的一位有钱人包养下来的。外人看到的多是这位有钱人给她提供的种种优越条件,但少见其人踪影。那歌星对自己眼下的条件持肯定态度,“我就不应该总让自己为买歌的钱、棚费什么的发愁,忙于这些的话,我的才华就发挥不出来。”在买新歌的出手上她很大方,她相信现在就是花大价钱才能买到好作品。不过她抱怨这次花了五万元到手的新歌“写得不怎么样,”还不如她几年前花二千元买的歌有唱头。 <br/>  <br/>  来自全总的一位作曲家的说法对这位被包养的女歌星的表现有番评判。“这位女歌星当初来京时,通过别的朋友介绍来的,她多次登门求教,我当时刚写好一首歌,她喜欢的不得了,非掏出身上仅有的几百元买下,那种真诚很感人。” <br/>  <br/>  “现在不同啦,她想要首新歌,把我和词曲作者直接约到饭店,见面也不以老师相称了,只客气的叫着先生,她高高在上的样子给派活。对新歌她表达不出完整的东西,就让我们围绕着她的意思写,她特意强调,别顾虑费用,她会按最高行情支付。好象她最多最看不起的就是钱了。在这种没有灵感、没有情绪的前提下搞创作,谈何质量,就糊弄呗,拿到钱就行。现在看来她这样突然有钱的女歌手不是个别现象。” <br/>  <br/>  女歌星自身也出了毛病,面对着眼前优裕的条件,自己的那种对事业的热情没有了,进棚录音,既没有嗓子又没感觉。自己事业前景在有了经济条件保障后反倒模糊了。 <br/>  <br/>  在被包养的歌星中还真有这么种常见的现象。在自我发展时整天忙着事业之余,还要为生计而奔波,但这时期的演唱事业是有活力和希望的,个人也表现努力;当生计通过包养选择而解决后,个人的演唱事业却开始停滞了,甚至有的歌星就此从歌坛消失。这种现像是有许多成因的,但那种身不由己和不能自主的附从生活是比较重要的原因。有的歌星在这种生活的初期会坚持一种个人原则,但由于这种关系的既定的附属性,个人原则很快就放弃了。这就是经济条件左右情感的必然结果。 <br/>  <br/>  有位浙江籍的女歌星,借助几首清纯的情歌走红歌坛后,很快走上了经济附从的这条路,对方是位某品牌的独资企业经营者,他为她提供了住宅、汽车和在歌坛的开销,她不得不在时间上更多服从他的需求,出席一些酒会和商界的聚会。虽然这位老板对她个人的事业给予经济支持,但瞧不起她投身的行当。而在她的眼里,他没什么文化品位,她不得不常常掩饰自己对他言行的反感。她在朋友圈里从不认定这层关系,也不对人提起,知者廖廖;而这位老板在自己的社交圈里从不隐瞒和她的来往,只不过他把那种不以为然的态度也一同流露出来。彼此的关系是排斥与吸引共存的,她对自己这种依附的现状有过忧郁,也试着摆脱,可是一触及到在歌坛发展需要资金支持这个现实问题,她的态度就软化了。生活开支暂不说,单就拍部音乐电视来说,投个五六十万的费用是平常事。 <br/>  <br/>  生活一旦有了享受的条件,再失去就是痛苦了。现在这位女歌星对现状是心理平衡的,她认为“演艺这行本身就有着人前风光、人后吃苦的特点”,现在的个人选择是为自己准备的一条退路,越是红火和有知名度,越会对可能经受的冷落、被人遗忘有些恐惧,尽管表面上对传媒她表示不在乎过平民生活。 <br/>  <br/>  近来有位被包养的女歌星在隐退三年后复出。在公众面前,她只是淡淡地把自己三年的包养生活说成是“去几个国家旅游和增长阅历去了”。她此次付出是因为与对方分道扬镳。虽然她在舞台上仍以清纯形象示人,但已难掩风尘。她对身边人不无怨气地说:“本来就没有什么大款,大款全是贷款”。这是她几年隐退的最大感受。据知情者说,在这几年中,她就没登过台,只是在国外那几处别墅中真的过起包养生活,她曾逢场作戏般在一些华人聚会的场合玩上几手卡拉OK,但现场没人知晓,或者说留意她的歌星身份。当了多年的歌星在没有掌声的场合演唱让她倍感凄楚。 <br/>  <br/>  当她摆脱包养生活重返歌坛后,又有种种不适。迟迟找不回在舞台上的感觉,大概是还没有改变习惯。包养生活在享受条件方面是完好无缺的,吃穿住行都处于只要动脑子不必有举动的状态,一切都是现成的准备好的。物质生活的享受如果成为习惯,让人很难接受回到这种享受之前的生活中去。她为了保持自己生活条件的不滑坡,想尽办法,又没有别的技能依恃,只能靠复出的演唱出场费,于是就不断的向演出主办方要价、加码,只要有演出方邀其演出,她就坚持要与同台的一线歌手同等的出场费,这种要求自然被对方拒绝。起初退掉了一些晚会和演出机会还不算什么,可当演出主办方达成一种默契对她冷处理时,她就坐不住了。 <br/>  <br/>  她慌得自己压价也要争取抛头露面。可是现今歌坛更新换代最快,空出的位置早有人抢占。现在这位复出的女歌星不得不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或者出场拿准歌星标准的出场费,或者自甘寂寞而再回到那种依俯生活中去。 <br/>  <br/>  经历包养的歌星的发展往往是事与愿违的。在有了经济保障后常常是又唱不出什么好歌,艺术表现的个性没有了。自然出众的光彩、诠释作品
发表于 2006-9-18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p>现实!!!</p>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关于我们|业务合作|广告服务|论坛新帖|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上杭网 ( 闽ICP备14021780号-1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7-5364200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139364200@qq.com

GMT+8, 2019-7-18 05: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闽公安备 35082302000101号